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
    • 『【我在东莞工厂工作的日子】( 第一章 )作者:美屡劣人』
        作者:美屡劣人
      字数:22767


      经过层层选拔,刚刚通过面试,下周一便可上班,这是一间香港公司,於东
      莞设厂,生产不同种类的金属产品。

      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在大陆上班,当然也要学习这里的态度和风土民情。这里
      除了我,另外还有3个香港人,分别是负责全厂厂务的经理志哥,负责工场管理
      的阿国和机器主管阿廖。

      阿国和阿廖都是大陆通,在大陆工作了超过廿年,而志哥据说以前是办公室
      助理,大陆工场开始生产後给调配过来,经多年努力,终於晋升至经理。

      阿国和阿廖相约我晚上外出《轻松》一下,也正好透过这机会好好的见识,
      而最重要看看可否多了解一下在工厂的形势。

      来到一家五星级酒店的KTV,看到正有人走进第一间房,房内坐满女孩子,
      阿国便在我耳边说:

      「一会我才带你去选,现在先看看是否满意这房间。」沿途有很多女孩走过
      时,都有跟阿国和阿廖打招呼,看来他们都是常客。

      坐下後,便有两个约廿岁的女孩走来,两人都约有165公分左右,身材很
      好,皮肤白皙,一进来便大刺刺的坐在阿廖的腿上,左右两边,各占一条腿,然
      後便跟阿廖侃笑起来。

      「满意这房间吗?」

      阿国再问我时,我才看清楚这房间,因为其实这房间很暗,我想也没所谓吧!
      反正来这里的目的也不是为唱歌或享受这里的游乐设施吧!

      「可以吧!」

      「那去选女啊!」

      「你没有相熟的吗?你看来很熟这里啊!」

      「我喜欢每次不同才!嘿嘿!你是第一次吗?会否过度刺激?」幸好这里灯
      光较暗,因为这时我脸红得像火烧一样,我不是第一次来,但也祗是第二次,上
      次我也祗是找了一个陪坐,最後也没有下文,这次也可算是我的第一次吧!

      阿国见我没有回答,便大笑起来。

      「你不会是也是第一次吧!」

      「我当然不是第一次啦!但我还没试过跟陌生人做。」「我却最喜欢跟陌生
      人来呢!哈哈哈!」打开第一间房门,简直有点目眩,至少有佰多个女孩子搔首
      弄姿的希望你请她出场,有些穿得很入时,有些穿得很少。我看得有点发呆,望
      到角落有一个穿得有点寒酸、土的,正想点她名时,阿国便推了一个身形很高眺
      的女孩给我。

      「阿芳是这里最有经验的了,最适合处男。」

      「是处男吗?我还有这种福气吗?」

      我连忙想抗辩,但也对这种女孩有种厌恶,也好,就等我今晚好好的教训她。

      回到房间,阿廖巳不见了,坐下便听着这个阿芳唱歌,想不到她也算人靓歌
      甜,从侧面看她,发觉她其实蛮漂亮的,眼睛大大的,睫毛很长,有点卷曲,胸
      前饱满,这时阿芳望到我看着她的胸口,还咽了一口口水,连忙很跨张的笑起来。

      「处男朋友,要摸摸看吗?」

      我要是还怕她,我想我也不用在阿廖,阿国面前立足了。我伸出手指,在她
      的最高点轻轻扫了一下,我见到她打了一个颤。

      她有点怀疑,我想她一定真的以为我是一个处男,怎会懂得这种技巧呢?她
      也毫无客气的把手放在我胯下,轻轻的拂一拂。

      「个子不少啊!」

      我笑了笑,谢谢她的赞赏,便起来去厕所整理一下。

      阿国跟着我起来,一起走向厕所。

      「没走火吧!」

      「没这样厉害吧!」

      「小心,我第一次捱不过她五分钟,慢慢来,不要让她主动。你一定没准备,
      这是给你的。」阿国真是够朋友,就连套也给我准备好。

      「往上面的房间吗?」

      「也可以,我们要房也有折头,确定今晚要上阵,我便帮你要房。还有阿芳
      不过夜会便宜一些,短聚一次250,过夜任来600,大酒店房间250一晚,
      够现钱吗?最好不要付小费,要是满意也是二、三十小费便可以,不要做坏规矩。」
      行近厕所时,听到里面好像传来一阵阵淫叫声,阿国便拉着我。

      「要房我便帮你要!上房才去吧!阿廖在办事,免阻他雅兴吧!」阿国说阿
      廖经常都这样,因为可省掉酒店钱。

      阿国跟经理说一声,一会儿经理便拿了两张门匙咭过来。阿国接过门匙便分
      一条给我。

      「是邻房,平时我不会选邻房,但见你今天第一次,可以有照应,有事便过
      来敲门,但最好不要吧!」入房後,才可以看清楚阿芳,她应该有约170的高
      度,胸应该有34C吧,我很喜欢这种皮肤很白的女孩子,我看阿芳真的是阿国
      的精选。

      「先洗澡,还是怎样?」

      「我看先洗澡吧!」我也不知道次序,但洗乾净总没错吧!

      阿芳便笑了笑,走过来脱了我的衣服,然後把我推了入浴室。

      「来过鸳鸯浴吧!」

      她调了水,我看着她一件件衣服脱下来,小弟也不期然跟她致敬。

      阿芳着我先躺在浴缸内,这浴缸还算蛮大的,浴缸外是透明玻璃,可以看到
      房内及少许外面风景,但天色巳经黑暗,兼美人在旁,也没暇去观赏了。

      阿芳不知从那里将花瓣倒进浴缸内,令整个浴室都带来一种荡漾的空气,她
      叫我坐起来,然後坐我後面,帮我擦背,她的手指很轻,扫得我很痒。我正想回
      过头来,她郤阻止我,这时我感受到有阵异常的接触,这不再是手指,而是她胸
      前两点。

      我感觉到她那两点由软变硬,由平至突出,那种感觉实在太刺激了,然後她
      在我耳边吹了一口气。

      「不要走火啊!还有漫漫长夜啊!」

      我深呼吸一下,然後尽量胡思乱想,但这便好像跟享受有点背道而驰吧!但
      无可否认这样真的是一级的享受我决定反过来采取主动,我向着她的耳侧,後颈,
      从背直吻至屁股。这时忽然她笑了起来。

      「很久没人这样吻我了,通常那些男人都是大字形的躺在床上等我侍候。谢
      谢你啊,处男!」我没好气的在浴缸跟她转来转去,但就算浴缸多大,还难免会
      碍手碍脚,於是我便走往淋浴,阿芳还是跟了进来,这里的空间也不少,足够两
      人一起淋浴,我本来想快点淋浴後便可以马上开战,但阿芳走了进来後开了莲蓬
      後,便开始吻我,她从我背部一直吻至我的屁股,当她的舌头沿着游走至我的洞
      洞时,我忍不住啊了一声,然後呼了一口大气。

      这女人真不是盖的,她沿着我的大腿、小腿,然後再到我的脚趾,再向上的
      吻,她吻得很仔细,很缓慢,但感觉却越来越高涨。

      当她吻到我的卵蛋时,我真的有点压抑不住,然後她含着我的卵蛋在啜着,
      这时我好像见到有点白光,我连忙推开她的头,便巳经全数射了出来。

      这时阿芳巳经咭咭的笑起来,我看到她脸上还有些白色的液体,便有点不好
      意思,我拿起纸巾便帮她抹起来。

      「很温柔啊!我自己抹可以了。」

      「不好意思!真的忍不住了。」虽然是做了众人都羡慕的颜射,但我想这时
      我没有丝毫的特别兴奋,因为我自己也觉得蛮脏的。

      她又笑起来了。「你是第一个因这事跟我说对不起的人啊!也是第一个在那
      时候推开我的人,那些人祗有按着我的头,唯恐我吃得不够多。我才不好意思呢!
      看你的小弟巳经软下来了,今晚要我陪你睡觉,还是现在要我走呢?」我看看时
      间,巳经差不多1点了。

      「巳这麽夜,我看你再出场一次的机会也不大吧!就留一晚吧!」她有点感
      激的看着我,便拿着莲蓬头帮我清洗,忽然她关了莲蓬,蹲了下去,然後吸啜着
      我那巳经睡了的小弟。

      「还想叫醒他吗?他太疲倦,巳睡觉了。」

      原来,巳经软掉的小弟被吸啜着时,都会有快感的,由於刚发射了不久,当
      然会比较麻一点。

      当我正在闭目的享受时,忽然下面再有一种充血的感觉,我连忙跟她拥吻起
      来,走到床上了。

      我的手开始很轻柔的在她身上游走,当然主力是在她的34C上吧!我从他
      的胸侧轻抹,然後用口照顾她另一边胸上,我故意的祗照顾她的胸边,而不碰她
      的两点,令她有点若有所失,她开始用力的推我往她的蓓蕾上,但我还是祗集中
      在旁边。

      「吻我,吻我!」她巳像梦呓一般,我想她的胸应该便是她的敏感点,於是
      我故意避开她的胸,沿着向她的腰吻下去,她不期然发出一些闷吭,更开始摸自
      己的胸,我也有点诧异她的举动,我一直也以为这种女孩不是较冷感的吗?!

      我按着她的手,用我的小弟在她洞口磨来磨去,她巳有点按捺不住,很想挣
      脱我的手来引导我,但我仍是按着她在磨,我巳感觉到她下面巳泛滥起来。

      我把她反过来,下身紧贴她的屁股,也在她菊洞处撩拨。

      「要吗?」

      「要~~~啊,给我~~~呀~~~」

      「前面还是後面?」

      「前面,不要後面,哇~~~」我把手指轻轻插进她菊门,虽然祗是一点点,
      巳吓得叫了出来。

      就在这时,我举起了她的腿,然後坐了在下面,便进入了她巳经湿透的洞洞。

      她也跟着我坐了起来,坐在我的大腿上,便开始摇起来,由於她身形比较高,
      我祗能吻着她的後颈,但手却可以继续挑逗她敏感的胸。我仍是沿着边缘轻轻的
      扫,而她也不其然的想把我的手再推向她的两点。

      我仍是顽皮的不碰她的两点,继续游走,她的呼吸也开始沉重。

      「唔~~~唔~~~」

      这时我更把她推倒,让她的屁股翘起来,作取今天第一个主动,我跪在床上,
      便开始推进,一下,一下,时快时慢的推进,这时我看不到她的样子,但从她的
      洞内却开始感觉到压力,我知道是时候去进攻了,我把她反过来,终於按到她的
      两点上,她即时狂叫了一声,我没想过她忽然可以发出这种低沉的叫声,但我仍
      集中火力地向她进攻,我感觉到她洞内的压力越来越大,双眼也开始散涣起来,
      面上红粉绯绯的,手指抓紧枕头,我便再加快我的动作,而按她胸的力度也加大
      起来,我知道我和她都正要向终点冲刺,我越冲越快,终於两人同时冲向终点。

      正当我们还在休息喘气时,电话忽然响起来,我想一定是阿国吧!

      「喂!」传来一把陌生的声音「马上叫你房内的女孩离开,有公安检查。」
      我连忙吓了一跳,正想叫还在喘气的阿芳离去时,忽然有人敲门,我想不是吧,
      第一次便给抓住嫖妓吗?虽然明知没用,但还是叫她躲在露台,然後战战兢兢的
      走去开门。

      开门前我再望向阿芳的方向,正好见她望出来,我见到她比我更担心,我知
      道因为被抓的话,她会比我们更惨,我们可以花钱按下来,她们除了要花去所有
      的钱外,更有可能被关起来劳改,劳改就是思想教育。

      开门後,发现有两个公安站在门外,一个穿着,另一是便装,他们张望入来,
      我试图用我的身躯阻着他们的视线。

      「为什麽那麽久才开门?藏了甚麽,鬼鬼祟崇的,在打炮吗?是香港人吗?」
      那个穿便装的人说。

      我还没想到该怎样打发他们时,他们便巳走了进来,还直走向露台。这时候,
      我有点想逃的感觉,但我总不成丢下阿芳一个人,反正是要花点钱,也不差那一
      点点吧!

      「要钱吗?」我正想丢下这一句时~~~

      「陈总,很久没见!」阿国这时从我身後走了过来。

      「怎麽不找我饮茶啊?听说这酒店来了中华鲟啊!等你办完事去吃这活化石
      吧!」「死臭国,很久不见,你朋友吗?叫他小心一点嘛!」「今天才第一次出
      来见识,一会叫他请陈总吃鱼。」「要吃便现在吃吧!收队!吃饭!」阿国着我
      穿好衣服,叫阿芳不要跑出来,然後便追上跟陈总走在一起,我想这时我的脸色
      一定很难看,我打开了露台门,让阿芳走回来,着她先休息一下,不要立即离去。
      我拿了钱包出来,问她要付多少钱?

      「不用了,我看这顿宵夜会所费不菲呢!你先把钱留着,我等你回来再算吧!」
      我想想也觉得她说得对,在她颊边吻了一下,她有点愕然,我便直往楼下的中菜
      部。

      由於巳差不多3点,全间酒楼祗有阿国和陈总两人对饮。

      「坐,坐,不要客气,阿国朋友即是我朋友。」「多谢陈总!要吃甚麽吗?
      阿国,是否要吃鲟鱼?」这时我见到阿国向我打了一个眼色,然後便说:「打烊
      了,下次再请陈总吃吧!厨师都下班了。」「那怎好意思?明明说好请陈总吃饭
      的,不如下次~~~」「你把陈总看成那些贪婪的官员吗?陈总是实是求事的。」
      「我就说阿国最了解我,哈哈哈哈~~~」「那真不好意思了。」忽然陈总双眼
      像放光的望着门外,原来门外站着一个穿得很的女孩,她个子不高,我想祗有1
      50公分多一点。

      「小娴,在等我吗?」我看到陈总的口水像要流出来的样子,差点忍不住要
      笑出来。

      「本小姐今晚受了这先生所托,就看在他面上,陪你一晚吧!」我和阿国几
      乎是同一时间的望向对方,都以为这是对方安排,当然他比我更诧异,因他从没
      想过我有这样大的面子。但当他看到我也想问他的样子,便知道这个安排一定不
      是我做的。

      等他离开後,阿国便对我说,要好好去结交这个陈总,因为他是本地的镇委,
      也是我们厂所属的地方书记,而且有很多地皮,他才不是公安,祗是闹着玩,跟
      一些公安朋友去闹事而已。

      我虽然有点气,但想起也有点好笑,可真是难忘的第一次吧!我们想了很久
      也想不到是那方高人出手帮我们,还卖了一个这样大的人情,阿国说大多数的小
      姐都不喜欢陈总。

      「他也不是甚麽陈总,祗是他喜欢人们叫他陈总,总以为人们像叫他做总书
      记,做梦还早呢!不过他还真的有机会会做到这地方的高位呢?听说他後台很强。
      其实他人很好玩,祗是大陆小姐不喜欢跟他们做,一般来说,他们都爱蛮来,不
      像我们般《温柔》。」我们也结了账回到房间,阿国着我好好睡觉,不要再来了,
      明天大清早还要上班呢!

      回到房间,见到阿芳坐在床沿,她很紧张地走过来问我情况,我便告诉她应
      该没事吧!她还多谢我,救了她,我便告诉她是一个叫阿娴的人救了她,我不想
      她误会以为欠了我人情。

      「也算你坦白吧!我以为你一定会在我面前跨口说怎样怎样帮我,花了多少
      钱之类,也想不到你蛮诚实!」我好像想到一些事,但有点模糊。

      「小娴是你的姐妹吗?啊!明白了,是你安排她去陪陈总的!」「这白痴迷
      得小娴要死,一星期来4、5次都是指定小娴出场的,平常我们才不会理他,今
      天就卖你这人情吧!

      「为何小娴会愿意这样啊?我有点不好意思~~~」「小娴说你人品还不错,
      才肯帮我们。」「她又不认识我,怎知我人品不错。」阿芳的表情有点忸怩:
      「不要问吧!」

      过了一会,阿芳忽然跳了起来,「要看戏吗?」其实经过一晚的奔波後,虽
      然累,但仍是有点亢奋,便点点头,跟她走了出露台。

      我进来了这房间几小时,也没细心看过这房间,更没走出过这露台,这时走
      出去,虽然巳乌灯黑火,但还可以看到前面有一个莲花池。

      阿芳指指旁边那房间,我便轻声问她,那是阿国的房间吗?她摇摇头,示意
      我别作声。

      我发现这数间房的露台其实是相通的,中间祗是间隔了很多植物,从那些树
      中可以清楚看到邻房的举动。我看到陈总正在脱小娴的衣服,猜不到小娴虽然个
      子矮小,但身材竟是出奇地火辣,她那双坚挺的胸,我想最少有37D吧,说真
      的我还没有亲眼见过这样大的胸,比起阿芳~~~相差太远了。我以为我自己不
      是恋胸癖的,但当我见到这样的杰作,除了不停咽口水外,也想有用力去体验一
      下的感觉。

      脱了衣服後,小娴便大字形的摊在床上,而陈总便在她身上贪婪的乱摸,当
      然他绝不会放过那对睡在床上也誓不倒下的,他在她的胸上又咬又啜,他咬下的
      时候,小娴还线度拍落在陈总的头上,两人都同时叫痛,陈
      总看着阿娴一脸娇嗲的着她不要用力咬时,也傻傻的笑起来,然後便想提枪上马。

      我还是第一次偷窥别人做爱,当然有点不好意思,但又觉得有点心痒痒的,
      这时我感觉到胯下又有点蠢蠢欲动了。

      小娴从手袋中把套递了给陈总,陈总有点唯唯诺诺,小娴便想起来,作势想
      离开,陈总连忙撕开包装,为自己套上,她把小娴反过来,然後便从後进入。

      这时我看到小娴往我们这边望过来,我好像还见到她对我们笑了一下。我连
      忙跟阿芳指划小娴是否见到我们?阿芳着我放心,我们便继续观赏。我终於明白
      为何小娴会认识我,原来她刚刚也做着我们现在做的事,我竟然给人看了都不知
      道呢!

      陈总完全没有任何技巧,祗是一面用蛮力冲,但小娴仍像很满足的浪叫,他
      狠狠的捏着小娴的胸,这时阿芳捉着我的手按着她胸,我便隔着她的衣服,来按
      她的奶子,我轻捏着她的乳头,感受着由软变硬的感觉,而她的手也开始不安份
      的放到我胯下。她的手势还真的不错,我不用太久便再有想来的冲动,把阿国叫
      我早点睡的《忠告》忘了。

      再望向陈总房内时,巳见到陈总软瘫在小娴身上。我示意阿芳回到房间,坐
      在床上,我们也没有多说话,便巳经再纠缠起来。我继续隔着衣服用手指拨弄,
      然後另一边开始脱去她的小背心,祗剩下她的通花胸罩。我的手指仍是不停的在
      她身上打圈,扫得她巳有点按捺不住,我的小弟也逐渐感觉到她手中的压力加大,
      我脱去她的短裙,隔着内裤按在她的小穴上,巳感觉到她黑色的内裤上巳湿了一
      大片。

      我脱下她的内裤,便想马上进攻,阿芳按着我,用口给我套上安全套,我便
      拿着我的小弟,向着她巳经泛滥的小穴插进去。

      「呜~~~」她长长的叫了一声。

      我这次没有留力,今晚巳经第三次了,巳经有点麻了,所以我用力的去干她
      的小穴,每一下都去到尽头,她也挺着腰的去迎,我感到两人的耻骨在碰撞,我
      也继续在照顾她乳头,一边吻,有时轻咬,另一边就不停的在她的乳头上打圈,
      时而轻捏,我看到她的脸容逐渐有点痛苦的表情。

      「呀~~~呀~~~好呀~~~呀~~~很兴奋啊~~~来了~~~来了~~~」
      而我听到她的叫声,便更努力的去到深处,她开始捉实我的肩,腰也挺得很直,
      不停推我叫我快一点,我也加快了我的速度,然後我见她忽然放松了推我的力度,
      我便知道她的到了。

      我这时减慢了我的速度,反而集中精神在她的奶子上,不知是否受了小娴的
      影响,对阿芳的乳房和乳头忽然兴趣大了。我用力的去推她的奶子,她也叫得越
      来越大声,到最後我还是用吻去封着她的口。

      「唔~~~唔~~~唔唔唔唔唔~~~」她像是说甚麽的,便松开她的口。

      「我~~~呀~~~呀~~~透~~~不过气~~~呀~~~来吧~~~继
      续呀~~~不要~~~停~~~」我把她反过来,让她坐在我身上,这样我可省
      一点体力。

      阿芳也毫不犹疑的便马上疯狂的动起来,她腰扭得很厉害,令我感受很强烈,
      而我手仍是放在她的奶子上,她的奶子很软,当我放手看着她上下摇动时,我还
      有点目眩,这视觉享受真的很正点,但切勿太集中视线在乳头上,会有点头晕的
      感觉,也不知是因为她乳头还是接近高潮,真的开始有点晕眩的感觉。

      我把巳经所余不多的射了出来,结束了这个难忘的、纪录的一夜。

      第二天一早,正想站起来,才发现全身累得要命,腰酸背痛,想不承认年纪
      不少也不成。

      很辛苦才挣扎回到工厂,阿国却精神奕奕的站在我面前。

      「年轻人,不用去得太尽的,哈哈哈~~~」

      我还有点尴尬,见到阿国,阿廖都能够全力工作,便想到自己有点失败,整
      天的工作辛苦得要命,这一天真的是捱过的。

      很不容易才捱到晚上,他们又要外出,我连忙推却,说要留在宿舍好好休息
      一下。我们是9点下班的,回去以後洗澡,便马上倒头大睡。

      很快便掉进梦乡,不久便梦到陈总在干小娴,陈总今晚很暴力,小娴不停的
      叫痛,她的惨叫声,令我惊醒过来,我正想笑自己巳经精虫上脑,正想去饮杯水,
      忽然听到邻房有女孩子在惨叫。

      这宿舍是有四间套房,但有一个共用的大厅供大家吃饭,四间房便分别住着
      我们4个香港人,我记得阿国跟我说过不要带女孩回宿舍玩,一来怕她知道住处
      会麻烦,二来给厂里的人看到就不大好,而且老板不喜欢员工乱搅,祗是平时在
      外面,他没法而已,所以当老板回来时,他们都很乖的留在宿舍。

      所以我很奇怪为何宿舍会有女孩的惨叫声,况且他们巳外出,现在才11点
      多,他们怎会这麽早回来,後来更知道他们晚上很多时候都不回来的。

      我嗫手嗫脚的走出房门口,听到隔壁的房间传来女孩的哭声,那是志哥的房
      间,我正犹疑应否敲门查询,便听到有声音传出来。

      「吵得要命,这里现在没人,再吵也没用,要是不愿意的话,便快快收拾离
      开,不要烦我,下午才来求我,真麻烦!」是志哥的声音,我大抵猜到是甚麽事,
      我静静地回到房间,但仍然隐约听到那女孩的哭声。

      「很痛呀~~~呜~~~很痛呀~~~」

      「啪!」我想是一巴掌的声音,令我本来巳睡在床上又再坐起来,我听到有
      重物倒下的声音,然後便静下来。

      「快点给我走,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然後我望向窗外,看到有个很面熟的女孩蹒跚地回到工人宿舍那边。

      过了这两天後,便真的开始投入工作,跟志哥、阿国和阿廖的合作也越来越
      多,发觉这里无论是生产流程、人事、品管方面都有加强的必要,有些货品的重
      修率竟达至15%这种灾难数字,有些单排了明天生产,但到了今天早上还没有
      开料,因为原料还没到厂,也有些是黄昏要走货,但到下午还没完成最後工序。

      而人事上更是一大问题,我想大部份曾在大陆工作的人都知道,大陆设厂是
      要请保安的,即是像那些《古惑仔》电影一样聘请一些人来确保工厂运作,当然
      那些人大多都不工作,我们还要保佑他们不要太勤力地去参与厂务。当然他们不
      是甚麽黑社会,他们祗是乡委派来的厂长和报关员。

      我们的厂长叫阿关,主要职务是负责请人,安全问题,人事培训等等,当然
      实际上亦不会是他做,他亦不懂得做,他最主要任务就是确保我们准时交租,也
      看着我们不会漏夜潜逃。但他跟阿国关系很好,听说他们是晚晚一起出动去玩的
      好兄弟。

      而报关员是阿关的同学,叫阿宽,主要负责一些进出厂的料数报关等,我们
      比较对她投鼠忌器,因为她是唯一一个认可的报关员,每次要她去做一些事时,
      都要等她大小姐心情好,才可请得动她。她的脾气很大,经常指骂工人,更有人
      跟我说过她有打工人的纪录。

      跟老板商量过後,便开始着手一些整顿计划,当然我对旧人的安排上,没有
      下太多注脚,祗是觉得有问题的人,我便尽快加一个助手给他们作制衡,於是我
      便提议多请一个员工主管,一个报关员助理,另外数个生产跟踪等~~~在大陆
      要聘请一个中层的员工,其实也不容易,因为这边没有如香港般的招聘广告,但
      却有种叫人材市场的地方,每星期定时举办招聘会,进场找工作的人士,都要交
      入场费的,而我们当然也要交订场地的费用。

      我们分别订了莞城、广州和阳江的场地,分3星期去招聘人材,由於我仍不
      太熟悉大陆的证书,条例和工厂的一些不明文规定,所以志哥派了一个文员阿心
      跟我一起去。今天我们一大早便去莞城了,看到来应聘的人,有些确令你啼笑皆
      非,有穿拖鞋的,有些还说自己有多厉害,有些证书,文凭的名称,根本听得不
      明白,我也分不清甚麽是专科、本科,经过阿心的《拷问》,有些被说破是用假
      证书,便仓卒离场,我看到也觉得累。

      「是否觉得千奇百怪,甚麽都有呢?」

      「你怎麽知道那个那些证书是假的?」我真的有点好奇。

      「我一会带你去一个地方,你便知道!」

      这天我们选了一个主管和数个文员试工,试工後才分配他们工作。

      离开时阿心带了我到邻街买饮品,我便奇怪为何要特意走那样远呢?当我们
      买了饮品,站了不一会,便见到有一个女人走过来问我们要否买一本证书,我才
      明白原来这种证书根本很普遍,可以随便在街上买到,真是大开眼界。

      如是几星期的招聘会,都见到不同的奇人,但总算把人找齐了。

      那几个人经个一段时间的试工後,也开始熟习起来,我定期的去帮他们检讨
      进度,空余时间也会帮他们补习一些简单英语,当中就以那个员工主管阿萍的水
      准最高,她英语也有4级水平,一般传真都懂看,但语言能力及书写则较弱。她
      在厂房内颇为强硬,定的检定标准也执行得比较严厉,所以经常听到工人对她埋
      怨,而且她的样子总是板成一块,所以一般人见到她,都是避之则吉。

      这天早上,我刚上班,阿关凝重的来告诉我:

      「这次麻烦了,劳动局说我们这边有人虐待工人,我看可能会影响到生产,
      甚至会封厂。」我想到那晚从志哥房中走出来的女孩,这麽快便东窗事发了吗??

      「你不要吓唬阿朴吧!」阿国笑着过来递了杯咖啡给我。

      「劳动局真的找过我,说我们工时过长,是虐待员工,我们有人往投诉,现
      在要我去解释。」「这还不是给你一个机会去吃餐饱吧!」阿国揶揄着他。阿国
      着我先跟着去看看,也许晚上下班会过来加入我们的饭局。

      「现在你们有加班吗?加多少小时?放假多少天?」那个劳动局的副局长一
      进来便在骂。

      「自己人,不用装模作样了,要去那里吃饭?阿国今晚会一起来。」原来这
      个副局长是阿关的同学,他们由小到大都混在一起,加上阿国3个人,每晚玩遍
      东莞一带。

      他们选了一家装潢很豪华的酒家,开了一个房间,11点多便开始《午饭》



      林副局局长看来很年轻,像是卅多岁而已,坐下後,饮了那个人参冬菇茶,
      便徐徐说道:

      「你们要小心一点,你都知道你们工厂超时很多,最好短期内不要再加班太
      多,符合劳动法的一个月36小时加班限制,那我们也好做一点。」「林局长,
      我想你也明白这根本是没可能的事,中国的劳动法比起香港的更要严苛,简直可
      以跟先进国家看齐,试问一周工作40小时,另加平均加班一天或9小时的限制,
      除了分2-3班外,我想不要说是东莞,就算是全中国也没有太多工厂可以做到
      吧!」「不错啊,还真读过我们的劳动法,阿关,他还比你这厂长强啊!」我对
      着阿关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便举杯敬了他们。

      「其实祗要那封信不是直接写到李总那里,一般我都可以帮你们处理掉,但
      这一阵子还是小心一点较好,避免事情闹大了,大家不好办!」我相信这做法是
      这里一般事情的典型解决方法,阿关毫不吝惜地叫满一桌的菜,我们吃不了一半,
      但却吃掉了5小时,大部份时间都是他们在风花雪月,都是说说他们之间的冶游
      的趣事。

      这顿饭吃了七佰多元,我们上了陈总的车子,接了阿国,便开始晚上的活动,
      林副局说今晚带我去见识一下。

      「今晚带你看杂技团。」林副局局长一脸认真的对我说。

      一行四人到了一间夜总会,看到门外的广告牌,XX杂技团??

      坐下後,出奇地他们都没有去带女孩,反而很认真的去看杂技团,这班人难
      道转了性?

      这个杂技团大多都是些廿岁的女孩,玩的都是些小杂耍,没有太大难度,但
      无可否认身体都很柔软。

      看他们看得津津乐道,我不禁有些怀疑,便悄悄问阿国:

      「你们真的要看一晚杂技吗?」

      「用心看,不要骚扰我。」

      也许是他们在其他夜店太久了,所以现在看看杂技打发时间吧!

      看了约一小时,终於落幕,我松口气,见到林副局局跟领班说了几句话,我
      便以为想结账离去。

      这时却见一群刚表演完杂技的女孩从後台走出来,分散到各台,我们这边到
      了5个,而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女孩,我看约廿岁,化了很浓的粧。

      她介绍自己叫小冰,是从武汉来的,她看来有点害羞,但仍强作镇定,我记
      起她是表演吞剑的。原来今晚他们的目标,就是这个杂技团。

      线句,巳着我们上了林副局的车,一行人到了一栋别墅式的屋子,
      林副局分配了我的房间,便各自去享受了。

      小冰还是穿着她的紧身体操服,我触到那些像丝绸般滑溜的体操服,便巳经
      兴奋起来,我隔着衣服按到她的奶子,发觉她的奶子很小,可能都是练习体操的
      关系吧!我开始吻她的颈项、耳垂,嗅到她的汗味很浓烈,还夹杂着一些女儿香。

      「我的经验不太多,如果服务不好,请不要见怪。」我看着她,见她双手蹦
      紧,双眼紧闭,我便叫她放松点,不然一会会痛。她点点头,但我仍然感到她仍
      然很紧张。

      我双手来回在她肩上、腰肢和屁股轻轻爱抚,咀巴开始隔着衣服咬她的乳头,
      她缩了一下,然後又挺直身子,我的手指一直摸到她的洞洞,我仍是隔着衣服的
      在她洞外来来回回的轻挖着,我开始感觉到她的衣服巳湿了一片,也隐约看得到
      她私处的形状。

      我也不懂分辩那种形状才说好看,但当我见到时,还是感到很兴奋。我解开
      裤子,带了套,也没有脱掉她的衣服,把它移往一边,便马上的干起来。由於我
      的突然,她尖声的叫了起来。

      「很痛吗?」

      她祗是摇头,眼睛紧紧闭上,我把她的脚围着我的屁股,然後便站着干,她
      身体很轻,紧紧的抓着我的颈,我便强吻到她的脸上,她一直紧抿着嘴,但从咀
      边巳开始发出「唔~~~唔~~~」我见她一直忍着,便一时顽皮的加快她的速
      度,然後轻咬着她的唇,令她发不出声音,随着我一下一下的加快速度,也越来
      越用力,我感觉到她的咀在颤抖,我再加一下深入的进攻後,忽然松开了口,她
      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她叫完後,连忙想用手按着咀巴,我笑了笑,也继续加快,
      加大力量,然後一只手托着她的屁股,一只手便用力的捏着她的奶子,她终於忍
      不住的浪叫起来。她的洞洞越来越紧,也越来越用力,她整个人也蹦得越紧,她
      的乳头完全突了出来,手抓着我的背也越来越紧,我抱着她把她放在床上,把她
      的腿高高的举起到我肩膀,双手也用力捏她的奶子,咬着她的乳头,一直向着她
      推,她巳经气喘连连,双手无力地在床上四处找寻可以令她舒服一点的位置。她
      大叫了一声,然後身体像软掉一样。

      我也停下休息一会,虽然我还未到达高潮,但巳感到一阵阵兴奋。

      她定过神後,发觉我还未泄出来,便主动的反过身来,跪在我的双腿旁,然
      後女上男下的动起来,当她动得很厉害的时候,我旁然看见她弯腰向後,像拱桥
      状的,这样看着她平平的胸,却有一番美态。看着她的小奶子摇荡,我开始感受
      到越来越大的压力,低呼了一声,我也停下来喘气。

      她俯伏在我的身上,大家从对方的胸口感受到心跳声,我拥着她,突然有点
      满足的感觉。

      小冰喘过气後,一直吻我胸口,直向下面吻下去,她脱掉我的套套,然後为
      我的阴茎吻下去,她直往深处吸啜,直含至卵蛋,哗,果然是吞剑的杂技团。

      小冰用心的帮我清洁过,便睡了在我旁边,原来她是在武汉那边学体操的,
      知道无望入省队後,半个月前,联络上师姐们,随团来到这边表演杂耍维生,当
      然主要的收入就是这些饭後甜品吧!她还说由於自少练习体操,所以身材都会比
      较小一点,奶子也小一点,所以不挂杂技团的招牌,她们很难找生意,多了我们
      一班贪新鲜的人,才令她们生意不俗。

      抱着她的时候,有种很舒泰的感觉,可能她的风尘味没有如阿芳般重,所以
      很喜欢这种抱着她的感觉。

      第二天一大早,我看到她正准备离去,我连忙想付钱给她,她却说不用了,
      因为林副局巳交代了他会包起这晚的花费,我付了小费给她,叫她收起,便起来
      准备上班。

      工厂这一阵比较空闲,生产上仍有些小错误,都是一些因为沟通上的小错误,
      尤其是英文上的,於是我便每星期抽一天,教他们简单英语,当然我没有雄心壮
      志的要教晓他们能言可看,但至少教他们26个字母也不错了吧!

      由於反应空前热烈,差不多厂内约一半的员工都想参加,於是决定一星期开
      3班,更找了员工的主管阿萍帮忙教一课,而她也欣然答应。

      开班前也不用准备太多,都是即炒即卖,头两班第一课都是我教,第3班便
      由阿萍来教,我也在场希望可以帮忙一下,但有些人知道不是我教时,都希望转
      到我的一班,我看到阿萍好像有点委屈,我便连声称赞阿萍的英语比我还要好,
      更说我们是会交替教授,他们才乖乖坐下听课。

      授完课後,我见到阿萍还有点闷闷不乐,便跟她一起吃宵夜,说是检讨。

      她带了我到附近她们几个朋友常去的小店,虽然感觉有点脏,但仍是坐下吃
      起来,她还叫了两瓶啤酒一起对酌起来。

      这时细心的看她,才发现她样子蛮书卷气,而且五官也颇细致,酒过几巡後,
      看到她的脸巳经微红,说话也有点乱了,我连忙买单跟她离去,我不敢扶她,因
      为这里的流言的速度比光速还要快好几倍,免得给人说闲话,我没啥所谓,反正
      没人敢在我面前说话,但要是产生了流言的话,她可惨了。

      我送了她到门口,她走了过来吻了我的面颊:「我喜欢你!」我还是很愕然
      的看着她蹒跚走回宿舍,喜欢我吗???

      下星期一要再出发到阳江,因为在那边找到一间外发加工厂,由於是第一次
      走货,我叫阿萍准备2个员工跟我一起到那边看,由於货量很多,所以可能要在
      那边留宿,所以叫她最好安排男员工给我。

      到出发那天,我从香港乘了7小时公车才到达阳江,巳经疲惫不堪,下车时
      却祗看见阿萍在等我。

      「怎麽你来了?」
        

    推荐人妻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