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
    • 『【淑女的墮落】(1~2)作者:maverick0139』
        作者:maverick0139

      兄弟第一次發文,如果在版規方面有問題,還請版主大大手下留情!
      這篇文章只是個開頭,還望各位捧場加油,鼓勵我繼續寫下去!

      (一)

      步入深秋,這座城市也漸漸變得冷了起來。已是下班的時間,寫字樓前的馬
      路上都是趕著回家的白領們,珍也是這些白領中的一員,她是一座外資銀行的人
      事主管,雖然只有25歲,但憑藉自己名校畢業以及在公司的努力,她從一個普
      通職員成長成為這家大型外資銀行的中層領導。

      珍是那種身材苗條、氣質高雅的女人,加上又會打扮,所以走在路上總會吸
      引路人回頭。今天珍的髮型是披肩的大波浪,略施淡妝,看起來既美麗又不顯妖
      艷。珍外面穿著一件灰色呢子大衣,內穿鵝黃色高領羊毛衫,藍色毛料短裙和保
      暖褲襪,腳蹬一雙皮靴,配上她165的身高,即使是在美女如雲的高檔寫字樓
      內也是鶴立雞群。珍下班後在地下停車場取車,她開的是一輛紅色的奧迪TT,
      這是珍的老爸今年生日時送她的禮物。

      上車後珍啟動了汽車,然後微微的靠在座椅上,這個月的工作壓力好大,公
      司準備進行人事調整,這可是一件得罪人的事情,本來約了男友去商場逛街散下
      心的,也跟家人說好不回家吃飯,但男友下班前臨時打電話說要加班不能來,這
      下珍有些犯難了,是回家吃飯,還是自己在外面吃?突然她又想起了那個電話,
      電話的主人叫菲兒女王。

      這個電話,還得從幾個月前說起。

      那段時間,珍的表弟來她家住,由於表弟喜歡上網,家裡電腦又放在珍的臥
      室內,所以每天表弟都在珍的房間上網。一天晚上珍洗完澡叫表弟去洗,在表弟
      洗澡的時候珍就在臥室用電腦上網,網頁表弟沒有關,是一個成人網站,珍也是
      大家閨秀,從小教育嚴格,跟男朋友有過性行為也是確定要結婚之後的事情,換
      平時她一定會馬上關了,但那天也是鬼使神差,珍坐在電腦前研究了起來。

      當她點到SM專欄後,發現裡面都是捆綁、鞭打等虐待圖片,被虐待的有男
      有女,不過受虐者大多都是些身材較差、長相醜陋的男男女女。但不知道怎麼回
      事,看了這些圖片,珍彷彿感到內心有什麼東西被觸動了一下,心跳加速、臉部
      潮紅,瀏覽這些圖片和文章後下身竟有了反應。

      表弟快洗完出來了,珍怕被看見,便在推薦女王中找了一個本地的女王記下
      了電話。這個女王便是菲兒,菲兒在網上稱自己有專業的調教室,長期在本地招
      奴。

      回到開頭,珍覺得今天是個機會,因為她想體驗一下SM的感受,於是珍用
      自己剛買的5S土豪金撥通了菲兒的電話。響了好長時間之後,電話才接通,電
      話那頭是個中年女子的聲音,背景聲音很嘈雜,感覺是在街上。

      珍小心的問道:「是菲兒女王嗎?」

      那邊的女子一聽是個女的,有點不耐煩說道:「是啊,你有什麼事情?」

      珍回答說:「我是在網站上看到你的電話的,想去你的調教室體驗一下。」

      菲兒聽後有些不耐煩說道:「你開車了嗎?」

      珍回答說:「我開著車呢!」

      菲兒說:「你要是過來,就到了XX路再打電話我,我這是收費的,一個小
      時六百塊。」

      珍說:「好的。」

      菲兒說:「我等半個小時,要是半個小時沒來,就別打電話了。」說完,菲
      兒女王便掛斷了電話。

      說實話,菲兒其實根本沒有把這個電話放在心上,因為每天打電話、發短信
      過來的人實在太多了,大部份都是些對SM好奇的傢伙,菲兒可沒時間陪這些好
      奇者聊天。

      說到菲兒女王,名字聽起來很嫩,但她已近36歲。她是從小城市來的,長
      相一般,因為從小沒有保養的意識,年近中年的她身材走樣,臉上也都是痘印,
      之前來這座城市打工,後來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成為一名髮廊女,在按摩的工作中
      接觸過形形色色的男人,這些男人中經常有人提出要舔菲兒的腳這樣一些讓她覺
      得很不可思議的要求,但菲兒是那種願意嘗試新鮮事物的女人。

      後來通過瞭解,菲兒接觸到了SM,之後她就在各大成人網站和論壇上發一
      些調教圖片和招奴的信息。她發現當女王比當髮廊女要賺錢得多,好多賤男人爭
      著送錢來被虐待,其中還不乏一些帥氣年輕的在校大學生,這些是她之前想都不
      敢想的,不過她調教過的奴都是男的。

      慢慢地菲兒的生活水平越來越好,成為一名職業女王,還在市區一棟小戶型
      公寓內租了一間房子,裡面有各種調教工具,這也成為她的專業調教室。

      不過再怎麼說,菲兒還是生活在在這個城市的下層,就像今天,她下午到一
      家經濟型酒店去調教一個男奴,結果回家時碰到下班高峰打不到車,其實她已經
      準備坐地鐵回家,但地鐵站人實在太多,所以她準備在旁邊的KFC吃完晚餐再
      回家。

      正在這時珍的電話打了進來,菲兒還奇怪怎麼是個女人。說實話,這麼多年
      菲兒也想過調教女奴,但很少有女的敢嘗試,大部份也就是在網上或者電話裡問
      問。菲兒想反正也要在這裡吃飯,說不定這個女的真的可以過來接自己回家。

      再說珍,打完電話,她心情半天不能平復,怎麼說自己也是高級白領、公司
      管理人員,怎麼會和這種事情扯到一起?不過想到那些網上的調教圖片,她還是
      有一些期待,也許自己的壓力實在太大了,需要藉助SM放鬆一下。

      於是她便啟動汽車往XX路開去,在路上她打開了暖氣,今天起風降溫,戶
      外還是很冷的。到了菲兒說的地方,珍拿起電話撥了過去,過了一會電話通了。

      菲兒問道:「怎麼,這麼快就到了?」

      珍回道:「是啊,我已經到了。」

      菲兒說:「你車子什麼顏色?車牌多少?」

      珍回答:「紅色,尾號XXX。」

      菲兒說:「好的,我馬上過來。」說完菲兒便掛斷了電話。

      菲兒用紙擦了下嘴巴,從餐廳走出來,她一眼就看到了珍開的紅色TT,當
      時菲兒就有些吃驚,她沒想到這個女的這麼有錢,但很快菲兒便鎮定地往汽車走
      去,她想看看這個女人是什麼來頭,是單純的好奇還是真的是個喜歡被虐待的賤
      貨。而且菲兒還有些期待,她調教的可都是些男人,調教女人特別是有錢的女人
      會是什麼樣子。

      珍掛了電話,也在車裡四處張望,畢竟沒有見過真人,也不知道這個菲兒是
      好人還是壞人。通過後視鏡,珍看到一個穿豹紋外套、下穿皮裙網眼褲襪的中年
      女子往車子這邊走,果然這個女的到車旁便拉開了副駕的車門坐了進來。

      珍仔細地看著菲兒,年齡看起來有點大,臉上雖然畫了很濃的妝,但依然可
      以看出本人不是很漂亮,而且膚質很差,衣著打扮一看就是風塵女子,全身也散
      發著劣質香水的味道。

      珍問道:「是菲兒女王嗎?」菲兒點了點頭並上下打量著珍,一看就是公司
      白領,身上都是高級貨,開著又是這樣的好車,不是富二代就是被包養了。

      菲兒說:「小姐,你一看就是有錢人,怎麼會打電話找我這樣的女王調教?
      你就算是喜歡SM,完全可以到一些高檔會所去體驗啊!」

      珍紅著臉低著頭說道:「我沒有玩過SM,只是在成人網站上看過,今天是
      想來體驗一下。」

      『原來是個新手啊!』菲兒心裡一喜,自己終於可以體驗調教一下女奴的滋
      味了。菲兒說道:「我這可是收費的哦,一個小時六百元。」

      珍回答:「錢這方面女王可以放心,要是玩得開心,我可以加錢給你的。」

      菲兒哈哈大笑:「你個小賤貨,外表看起來氣質端莊,沒想到內心卻這麼下
      賤。好,那你把錢包和證件給我,我可不敢隨便把人往家裡帶,萬一你是壞人怎
      麼辦?」

      珍想了下便把自己的LV錢包交給了菲兒,菲兒翻了一下錢包,現金估計有
      五千元左右,還有身份證、名片和各種信用卡VIP卡。喲,還是XX銀行的人
      事主管,沒想到你個小賤貨還是個領導啊!菲兒輕蔑的看著珍,之前還有些放不
      開,現在菲兒可是進入女王的狀態:「小賤貨,開車,去XX公寓。」

      被菲兒羞辱的珍臉上燒得火辣,從來在單位下屬對她都是畢恭畢敬的,今天
      被這樣一個各方面都很差的中年女子如此羞辱,珍想都沒有想過,但內心卻十分
      期待,她期待這個什麼都不如自己的女人會怎麼樣調教自己。

      珍把變速桿從P檔推到D檔,打著轉向燈,駕車往菲兒說的公寓駛去。

      珍小心的開著車,而坐在副駕駛的菲兒依然在上下打量著珍。說實話,菲兒
      很嫉妒眼前這個女人,不管是長相身材、衣著打扮還是工作,這個女人都堪稱完
      美,為什麼要犯賤找自己去調教她?不過菲兒畢竟是在社會混跡了多年的女子,
      現在的她想的不僅僅是賺這個女人的幾百塊錢,而是想著如何羞辱眼前這個漂亮
      的公司白領。

      現在晚高峰還沒有完全過去,路上還是有些堵,車開得很慢,走走停停。只
      見菲兒把手放在珍的胸部,隔著呢子大衣捏了一下珍的胸部,然後用輕蔑的語氣
      對珍說道:「小賤貨,胸還挺大的嘛!」

      菲兒的感覺一點都沒錯,珍的胸部可是有36D,被菲兒突然這樣一摸,珍
      感覺全身有一種觸電的感覺,很刺激很舒服。

      珍回答說:「謝謝女王誇獎!」

      菲兒聽她這樣一說,馬上一巴掌搧到珍的臉上:「誇你個屁啊!說你胖你還
      喘啊,你還真以為自己胸大了不起啊?」

      被菲兒這樣一巴掌搧到臉上,珍差點就哭了出來,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打過自
      己,不管是家裡人還是男朋友都是對自己呵護有加,被這麼一個風塵女子搧了一
      巴掌,她感覺十分委屈,但內心卻沒有很強的抗拒,反而回答說:「對不起,女
      王,我再不敢這樣了。」

      聽珍這樣說,菲兒又大笑起來,她明白眼前這個女子內心深處是一個不折不
      扣的奴,值得自己好好的去玩弄開發,於是菲兒說:「看來你這個賤貨還不是一
      般的賤啊,被打了還這樣說。小賤貨,把你的外套解開,我要好好的調教你。」

      「可是……這還是在街上啊!」珍聽完後小心的說。

      「怕什麼,又不是在外面。我們不是在車子裡嗎,你玻璃貼了這麼深的膜,
      沒有人看得見的。」

      其實菲兒也是觀察了之後才這麼說的,畢竟剛剛開始調教,一下子太瘋狂,
      怕這個女人受不了。珍聽了之後,順從地把呢子大衣的鈕扣解開,把大衣敞開,
      露出了裡面的黃色羊毛衫。

      「很好,這才聽話嘛!」菲兒一邊說,一邊用手拍了拍珍的小臉蛋,然後菲
      兒用手隔著羊毛衫使勁地揉搓了珍的胸部。珍被玩弄得來了感覺,但她還要注意
      前方的路面情況,萬一撞了車可就麻煩了。

      突然珍感覺身上一涼,原來菲兒用手將自己的羊毛衫掀了起來,並將掀起的
      衣服拉到安全帶的上面,這時自己的玫紅色蕾絲胸罩和上身雪白的皮膚完全暴露
      在空氣中。

      「不要啊!」珍抗議道,「少廢話,你要是再這樣不聽話,我就把車窗按下
      來,讓大家都來看看你這個小賤貨。」這樣的威脅很見效,珍馬上不鬧了。

      「小賤貨,你不就是喜歡被我羞辱嗎?這點程度就受不了的話,我勸你還是
      自己回家吧,這還沒進入正式的調教呢!」菲兒說得一點都沒錯,這只是女王為
      了徹底摧毀女奴自尊心的第一步,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車駛上了快速路,路上也不再堵車,這時菲兒繼續玩弄著珍的胸部,並解開
      了珍的胸罩,菲兒拿著珍的胸罩放到鼻子前聞了一下,說道:「好騷的味道。」
      其實珍用的都是香奈兒的香水,怎麼可能如菲兒說的那樣。

      菲兒一邊繼續羞辱珍,一邊把副駕這邊的窗戶打開了一條縫,把珍的胸罩扔
      了出去,這個Wolford的胸罩可是珍花了四百多塊買的啊!但還沒等珍回
      過神,自己的胸罩就已經掉落在骯髒的路面,被後面駛來的車輛來回碾壓。菲兒
      一邊笑一邊告訴珍:「賤貨是不需要穿胸罩的。」

      這時珍的上身也算是赤裸了,敞開的呢子大衣,羊毛衫被捲到胸部之上,安
      全帶斜著從胸部之間穿過,36D的胸部高聳在胸前,兩個粉色的小乳頭經過這
      番刺激過後也充血挺立。這時如果旁邊駛過的司機往車內看一下,一定會流鼻血
      的,一個開著奧迪TT的妙齡女子,竟然在車內赤裸上身!

      但菲兒顯然沒有就此罷休,她用手捏著珍挺立的小乳頭不斷地拉扯,珍哪受
      過這樣的刺激,興奮的叫了起來,車子也有些往路邊偏,菲兒一巴掌打在珍的胸
      部,大罵道:「你發什麼浪啊?要是把老娘我撞死了,我變成鬼也饒不了你。」
      被打了一巴掌,珍的胸部立刻顯現出紅色的掌印,珍一邊賠罪一邊認真的開車。

      這時菲兒將手伸進珍的毛料短裙中,並用勁想撕開珍的保暖褲襪,怎奈這褲
      襪的質量實在是太好了,完全撕不動。「小賤貨的衣服料子不錯啊!」菲兒一邊
      說,一邊從自己的包中拿出了一把小剪刀:「我看看是你的褲襪硬還是我的剪刀
      硬。」菲兒用力拉出褲襪陰部的部份,並笑著對珍說:「不要亂動,小心我剪壞
      你的小妹妹啊!」珍一聽,愈發不敢掙扎,她只能目視前方,認真的開車。

      菲兒用剪刀剪了幾下,珍的褲襪就撕開了一個口子,菲兒把珍的裙子也掀到
      腰上,讓珍把左腿盡量分開,只見珍的玫紅色蕾絲內褲露了出來。菲兒用剪刀將
      珍的內褲前方剪了個小口子,然後用手往兩邊一扯,只聽「呲」的一聲,珍的高
      檔內褲就這樣破了一個大洞,烏黑的陰毛立即暴露在空氣之中。

      被菲兒這樣玩弄,珍不但沒有反感,反而愈發陶醉其中,這時的她完全沉浸
      在菲兒對她的羞辱玩弄當中,而下身也早已濕透。扯開內褲的時候,菲兒也發現
      了這點,她把手伸進珍的陰部搗弄了一下後,淫笑著對珍說道:「小賤貨,被我
      玩弄之後,下面都濕成這樣,你還真的是賤啊!」

      菲兒把沾滿珍淫水的手指拿了出來,並將手指在珍畫著淡妝的精緻小臉上來
      回地擦拭,最後把手指用盡力插入珍的櫻桃小嘴裡,並大罵:「賤貨!給我把你
      那騷屄裡流出的淫水吃乾淨,好好嚐嚐你淫水的騷味。」珍不敢反抗,她用溫暖
      而柔軟的舌頭吸吮著菲兒的手指,直到把手指上的淫水吃乾淨。

      「不錯。」菲兒一邊誇獎,一邊從包包內拿出一個女性自慰器,這個帶遙控
      的自慰器,下午才剛剛插過被調教的男奴的肛門,還沒有來得及清洗。菲兒想都
      沒有想就把自慰器插進了珍的下體,她一邊告誡珍認真看路開車,一邊打開了遙
      控器。

      伴隨著自慰器的震動,珍的面色越來越紅,她感覺自己的心快要跳了出來。
      而菲兒一邊把震動的檔位調高,一邊拿手揉搓珍的胸部、拉扯珍的乳頭,看著還
      帶著男奴污物的自慰器在這個高級白領的下體震動,菲兒別提有多刺激了,這是
      她從來都沒有嘗試過的啊!

      而另一邊,珍哪受過這樣的雙重刺激,很快就洩了身,只見流出的淫水將珍
      的內褲和褲襪全部打濕,滲出的淫水還將駕駛座的皮質座椅也弄濕了。

      珍還沒有享受完高潮的快感就要把注意力放在開車上,她可不想現在出事,
      到時候新聞上一定會說一名女子在駕車自慰時發生交通事故,這樣的醜她可丟不
      起。

      而菲兒也沒有閒著,她一邊笑著大罵珍淫蕩,一邊發瘋似的把座椅上的淫水
      往珍的胸部、臉上抹,因為珍的種種行為已經激發起了她要好好玩弄這個外表高
      貴而內心卻十分下賤的淑女的慾望。

      (未完,待續)

      (二)公路旁的調教

      城市快速環線上一輛紅色奧迪TT在最右邊的車道行駛著,很明顯這輛車行
      駛的速度與車輛本身的性能是完全不匹配的,跟隨在TT後面的車輛紛紛打著轉
      向燈超車。回到車內,與今天早上車內高檔香水散發的幽香不同,現在的車內彌
      漫著一股淡淡的騷味。

      坐在駕駛座上開車的女子一看就是公司白領,外表美麗、氣質優雅,但仔細
      觀察你就發現她衣衫不整,上身赤裸,臉上和胸部都粘著黏黏的液體,下半身兩
      腿張開,裙子被捲起,褲襪和內褲被撕開,下體濕得一塌糊塗。這樣的場面好像
      是被男性強姦了一樣,但她身旁只是坐著一個中年女子。

      面對之前菲兒瘋狂的舉動,珍沒有反抗。一方面,她要在瞬間的高潮過後集
      中精力去駕駛車輛;另一方面她從內心也沒有想過要反抗。這種刺激對她來說是
      難忘的,剛剛短短的幾分鐘,對珍來說就像過了好長時間,這就像被封印的邪惡
      慾望瞬間釋放出來一般。珍穩住自己呼吸的節奏,這時她的內心已經完全被菲兒
      征服了。

      而坐在副駕的菲兒則顯得十分冷靜,她把手在珍身上擦拭得差不多後,就從
      駕駛台的紙抽盒內抽出幾張紙在手上擦拭,然後隨手就把紙扔在車廂內。這時菲
      兒把靴子脫掉,把雙腳翹起,然後懶洋洋的在座椅上轉了個身並將腳放在珍的腿
      上,之後將身子背靠著副駕的車門半躺在副駕上。

      菲兒從自己的包內拿出一根女士香煙並點燃,之後對著珍吐了一口煙雲。珍
      的工作和家庭環境中都很少有人抽煙,突然聞到煙味有些受不了,珍小聲的咳了
      一下。

      珍的這一舉動引起了菲兒的不滿,只見菲兒清了一下嗓子,然後將一口帶著
      煙味的唾沫吐向珍。因為是一瞬間的事情,珍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然後就感覺臉
      上沾滿了菲兒的唾沫。

      珍被這樣羞辱之後動都不敢動一下,她害怕迎來更可怕的懲罰。

      菲兒又對著珍吐了一口煙,並很隨意的將煙灰彈到車廂的地板上,然後嚴厲
      的說道:「小賤貨,不要在本女王面前裝高貴,你既然自願來被我調教,就要適
      應自己的身份。你就是我的一條狗,一條母狗,要是再嫌棄這嫌棄那的,就給我
      滾遠點!又想當婊子又想立貞潔牌坊,少在我眼前演這一套。」

      珍聽後戰戰兢兢的回答道:「對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其實聽到菲兒用「母狗」、「賤貨」這樣的詞來形容自己,珍的內心十分興
      奮。很多人會不理解一個身份高貴的白領為何會去接受一個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中
      年女人的調教,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著一個魔盒,這個魔盒代表著各種邪惡的想
      法,只是法律和社會道德的約束讓我們可以控制心中的邪念。

      比如說珍,父親在區發改委工作,母親在一家國有銀行工作,而且父母都是
      單位的領導。這樣的家庭,作為獨女的珍從小接受的都是如何成為社會名媛的教
      育。

      但珍從小看到鄰居家的小孩挨打,或者看到電影裡那些用刑的場景時,她的
      內心不會去害怕排斥這些東西,相反會有一些興奮。但因為生活的環境和家庭身
      份,使得她一直壓抑著這種想法,她自己都不懂這種想法意味著什麼。

      但這種壓抑並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工作生活的壓力有時候會逼著你去尋找一
      個突破口,上次通過成人網站珍瞭解到了SM,之後她又偷偷去網站上下載一些
      關於SM的文章、圖片和電影。通過對SM的瞭解,珍漸漸明白自己的角色就是
      一個M,她渴望被虐待,只有這樣她才能夠體會到發至內心的暢快感覺。

      因為菲兒這樣不留情面的調教已經讓自己徹底地放下偽裝,珍決心要好好的
      放縱一下自己,體驗一下那些深藏內心的邪惡想法,那些在現實生活中不可能實
      現的想法。

      「怎麼了,小賤貨,發什麼呆呢?」看著珍半天沒有說話,靠在椅子上的菲
      兒調侃的問道。

      「對不起,我剛才想事情呢……」珍回答道。還沒等話說完,菲兒一腳就蹬
      到珍的臉上,只聽「砰」的一聲,珍的腦袋撞在駕駛室旁的玻璃上。

      「要我說多少次,現在你不是什麼公司高管,你只是本女王的一條母狗。以
      後不許這樣冷淡的回答主人的問題,而且跟我說話開頭或結尾要加上主人二字。
      我當你不懂規矩,所以最後一次這樣教你,要是再這樣,我就會嚴厲的懲罰你,
      聽懂沒有?」

      珍聽完後馬上回答道:「主人,我聽懂了。」珍已經不再認為自己只是在和
      菲兒玩調教的遊戲,她的內心對於菲兒已經從害怕轉變為敬畏。

      菲兒對珍這樣的態度很是滿意,她用腳挑逗著珍白皙的胸部,時不時還用兩
      個腳趾夾住珍粉紅的乳頭進行拉扯。從小到大,只有現在的男友碰過珍的胸部,
      而且是輕柔的愛撫,像這樣被一個風塵女子用散發著汗味的腳進行玩弄,珍感到
      無比的刺激。也許正是這種身份上的落差,才能激發珍作為一個女奴的潛質。

      而菲兒的另一隻腳也沒有閒著,她將腳趾抵住珍的下體並來回摩擦,珍哪受
      過這樣的挑逗,很快就呻吟起來。就在珍要高潮的時候,菲兒停止了挑逗。珍這
      時感覺很是空虛,她想請求菲兒女王不要停下來,但她不敢,她知道作為一個女
      奴是不能要求主人的。

      菲兒將身子坐正,對珍說道:「前面的路口左轉。」珍奇怪的看著菲兒,按
      道理去菲兒說的公寓應該直行才對,但珍也學乖了,她慢慢地將車駛入左轉道。

      轉彎後珍才發現,這是一條新修的馬路,看樣子還沒有竣工通車,道路兩旁
      的路燈還沒有通電,整條路黑漆漆的。珍開著遠光燈,小心的駕駛著。

      「前面的地下通道靠邊開,不要開下去。」菲兒對珍說道。

      珍聽話的將車靠右行駛著,看著珍有些不安,菲兒對珍說道:「放心,小賤
      貨,我不是壞人,不會害你的,我只是想讓你體驗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她們所在的道路剛剛竣工還沒有通過驗收,是一條過鐵路的下穿通道,下面
      是隧道,上面則可以供車輛調頭,菲兒也是上次坐出租車,司機抄近路時發現的
      這個地方。這個地方兩邊都是剛拆遷的城中村,晚上很少會有人經過。

      「靠邊停下,把燈關了!」菲兒命令道。

      「知道了,主人。」珍聽話的將車靠邊停好熄火並關掉車燈。

      「下車!」在菲兒的命令下,珍打開車門下了車。

      車子裡是開著暖氣的,突然下車被深秋的寒風這麼一吹,珍感覺到絲絲的寒
      意。

      「小賤貨,沒有試過戶外調教吧?看你今天表現不錯,主人心情好,就在這
      調教你一番。」說完菲兒還輕蔑的笑了起來。

      再說珍,別說是戶外調教,就是室內調教都沒有嘗試過呢,這在外面調教該
      有多丟臉啊!但一想到這裡也沒有人經過,珍就放鬆了心情。其實珍現在只有一
      個底線,只要不影響到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不對自己的人身造成傷害,所有的調
      教項目自己都願意去嘗試。

      當珍還在為第一次戶外調教緊張的時候,菲兒也從車上下來,只見菲兒手上
      拿著一個項圈,一看就是給大型犬戴的。

      「自己動手把代表你身份的項圈戴上。」菲兒輕蔑的說道。

      「好的,女王。」因為有了車上調教的鋪墊,珍順從地戴上了項圈。

      「不錯,戴上這個才像我的小母狗。」菲兒上下打量了珍,笑著說道,然後
      又從口袋中拿出鐵鏈,將一端扣住珍脖子上的項圈。

      「跪下!小母狗。」菲兒發出了命令。

      珍慢慢地雙膝著地,跪在了菲兒的面前。這時的珍心情十分複雜,一方面自
      己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屈辱,另一方面,正是這種從未有過的體驗,讓她感覺到
      強烈的刺激感。珍甚至發自內心的想看看自己到底有多下賤,畢竟這次調教是只
      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而看著一個各方面都堪稱完美的白領麗人跪在自己的面前,菲兒也體會到了
      從未有過的征服感。雖然自己是一個女王,調教過很多男奴,但像這樣的身份落
      差是從未有過的,現在的菲兒只想極盡所能調教腳下這個小賤貨。

      「比我年輕又怎麼樣,比我漂亮又怎麼樣,比我有錢又怎麼樣,還不是一樣
      跪在我腳下。小賤貨,老娘我今天就牽著你這個白富美母狗在路上遛一遛。」說
      完,菲兒用力的拉了一下鐵鏈。

      因為沒有準備好,加上菲兒這一扯的勁也比較大,珍一下趴在了地上,瞬間
      手上和衣服上沾滿了路面的塵土,灰色的呢子大衣還看不出來,但深色的裙子和
      褲襪就十分明顯。

      「笨狗,你會不會爬,是不是又欠打了啊?」菲兒不僅沒有一點憐惜,反而
      繼續羞辱珍。

      「對不起,母狗剛才沒有準備好,再不會這樣了。」珍小心的賠著罪。

      就這樣,菲兒牽著珍開始了遛狗調教。菲兒為了讓珍狼狽,加快了腳步,珍
      為了跟上菲兒的腳步,努力地用雙手撐著地快速的在地上爬著,很快珍的雙手和
      褲子全部都弄髒了。

      遛了一下後,菲兒在一個路燈桿旁停下腳步,「過來,小母狗,這麼久你也
      該撒泡尿了,我可不想憋壞你,你就在這個桿子旁像狗一樣撒尿給主人看看。」
      菲兒笑著對珍說道。

      其實在這個城市的SM圈,其貌不揚的菲兒也是小有名氣,正是她千奇百怪
      的調教創意讓很多男奴慕名前來。這一方面是因為女王調教的方式過於單一,很
      容易讓奴產生厭倦的心理,會讓奴隸轉而去找其他的收費女王調教,所以根據實
      際情況進行一些情景調教是菲兒的特色;另一方面菲兒的內心就渴望虐待調教別
      人,她和那些完全為了收錢的女王不同,菲兒喜歡作為女王的身份,她可以從中
      獲得成就感。

      珍聽到菲兒這樣說,順從的爬到了桿子旁,其實她的尿意並不是特別強烈,
      但她不敢違抗女王的命令,更何況在戶外的馬路邊像狗一樣撒尿應該是一件很刺
      激的嘗試。

      「謝謝女王。」珍一邊感謝菲兒,一邊模仿起狗的撒尿姿勢。珍用雙手和左
      腿撐地,然後抬起了右腿,並將腿盡量抬高。就這樣,一個衣著得體的妙齡女子
      像狗一樣對著桿子撒起尿來。

      隨著尿越來越少,尿噴射的距離也越來越近,最後剩下的尿液就如小溪般順
      著大腿根部流到珍的褲襪裡。從小到大珍都很愛乾凈,總是保持身上散發著淡淡
      的幽香,這樣將尿拉到身上和衣服上,在平時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但此時的珍沒有一絲嫌棄,相反她越來越喜歡這樣的調教方式,甚至有些期
      待菲兒接下來的調教,珍想看看菲兒還有什麼出其不意的點子,她想看看自己今
      晚變得骯髒狼狽的樣子。

      看到珍把尿都拉到身上卻沒有抱怨,菲兒十分滿意,她本來以為珍在最後快
      尿完時會放棄,並且還準備在珍堅持不住時懲罰她一下,卻沒想到珍的奴性這麼
      強,竟然堅持了下來。

      說實話,菲兒心情十分激動,因為她接觸的男奴很多都是抱著獵奇的心理來
      接受調教,奴性都不強,很多調教都是靠鞭打、威脅來實現。從內心來說,菲兒
      更願意這種你情我願的調教,雙方拋開所有的顧忌,可以讓自己在調教內容上發
      揮更大的想像空間。

      「非常好,小賤貨,主人就喜歡你這樣的小母狗。」這句話是菲兒發自內心
      的誇獎。「來,你尿也撒完了,主人牽著你爬回到車子那去。」說完,菲兒就牽
      著珍往車子旁走去。

      來到車子旁,菲兒低頭看了下像狗一樣的珍,此時的珍渾身髒兮兮的,精緻
      的小臉沾滿了塵土,手上、膝蓋都是泥巴,褲襪的一側也被尿液濕透,要是湊近
      聞一下,估計可以聞到一股濃烈的尿騷味。除去身上這些高檔的衣服,珍看上去
      就像一個街頭要飯的女乞丐。

      「看看你,怎麼不知道愛乾凈啊?你這髒樣,搞得我都沒心情繼續調教了。
      來,把衣服脫光讓主人瞧瞧。」菲兒用十分輕佻的語氣說道。

      珍猶豫了一下,但很快就開始脫衣服。其實在戶外把衣服脫光是自己之前沒
      有想過的,但她想反正這個地方也不會有人經過,而且這樣大膽的嘗試光憑想像
      就很刺激,所以沒有過多的心理鬥爭,很快珍就說服了自己。

      當珍把脫下的大衣準備折好放進車內時,菲兒示意珍將衣服遞過來。珍聽話
      的將衣服遞給菲兒,只見菲兒拿著大衣看了看標牌,然後問道:「小母狗,你這
      衣服哪買的?不便宜吧?」

      珍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女王大人,賤貨的這件衣服在新世界百貨買的,花
      了六千塊。」

      這句話刺痛了菲兒的心,自己雖然每個月靠調教男奴也賺了不少錢,可最多
      的時候一個月也就賺個五、六千,這賤貨一件衣服都夠自己不吃不喝一個月了。

      想到這些,菲兒女王心中十分不悅,只見菲兒女王拿起衣服就往路邊一扔,
      說道:「賤貨,還楞著幹嘛?還不快點把衣服都脫了扔過來。」珍看出了菲兒的
      不悅,她趕緊手忙腳亂的把羊毛衫、短裙、褲襪、內褲、靴子全部脫光扔到大衣
      旁。脫光衣服被冷風這麼一吹,珍凍得直發抖,她用手環抱在胸前並蜷縮著身子
      用以取暖。

      「給我好好站著,你不是發騷得厲害嗎?老娘今天就讓你好好冷靜一下。給
      我看好了!」聽到菲兒這樣嚴厲的話語,珍再不敢蜷縮身體,只能像平時一樣優
      雅的站好,只是現在的珍全身上下都赤裸著。

      看到珍站好並看著自己,菲兒用腳把扔在地上的衣物堆到一起,然後站到衣
      服上面用腳來回地踩踏,一邊踩一邊罵道:「賤貨,買點高檔衣服穿在身上就裝
      淑女,其實你就是個比妓女還下賤的母狗!你不配穿衣服,老娘今天把你的衣服
      都踩爛,看你還怎麼裝。」

      看著菲兒這樣破壞自己高價買回的衣物,珍竟然沒有一絲的反感和可惜,相
      反的她越來越喜歡菲兒女王了,菲兒這樣的羞辱讓自己的自尊完全喪失掉。珍感
      到渾身血液沸騰並感受不到深秋的寒意,她甚至覺得光這樣自己都會高潮。

      菲兒像瘋子一樣踩了半天,終於感覺到累了,她停止了踩踏並站到一旁叉著
      腰休息起來。再看看地下的衣服,被菲兒踩了半天全部皺巴巴的揉到一團,衣服
      已看不出顏色,上面全部都是泥巴和塵土。

      「怎麼樣,小賤貨,老娘累得半死才把你的衣服踩爛,像你這樣的賤貨光看
      著這樣的場景應該都會很爽吧?」菲兒猜得一點都沒有錯。

      只聽到珍回答道:「女王大人,母狗是不配穿這些衣服的,母狗惹女王生氣
      了,感謝女王大人踩爛母狗的衣服。」

      「小賤狗很會說話的嘛,不過主人的氣還沒有消。去,自己趴到汽車的引擎
      蓋上。」菲兒下達了命令。

      珍很順從的光著腳走向車頭,然後趴在引擎蓋上。車子最近沒有洗,引擎蓋
      上還是有很多污物,這些髒東西很快沾滿了珍的上身,但珍現在已顧不了這些,
      她只是單純的期待菲兒會怎麼調教自己。汽車熄火了一段時間,引擎蓋還留有餘
      溫,所以在這樣的深秋夜晚趴在這塊金屬上也不會感覺到寒冷。

      這時菲兒則打開車門,從副駕的包內拿出一根捆綁用的紅繩子,只見菲兒熟
      練地將繩子從頸部引出後交叉穿過珍的兩個乳房,然後將繩子穿過珍的下體,最
      後交叉將兩手捆住,很快一個反手乳縛就完成了。對於菲兒來說,這樣的捆綁是
      最方便快捷的了。珍那對36D的雙乳被繩子束縛之後就更顯堅挺,而穿過下身
      的繩子稍微一動就會摩擦到陰部,身體和心理上的雙重刺激讓珍興奮不已。

      菲兒欣賞了一下覺得還差點什麼,很快菲兒就從包內拿出了兩個乳夾分別夾
      住珍的兩顆粉紅小乳頭,並將一個口塞給珍戴上。菲兒用手拍著珍的屁股,「啪
      啪」的聲音在夜裡顯得尤為響亮。

      突然菲兒想到什麼,只見她從包內拿出自己的三星手機,對著趴在引擎蓋上
      的珍拍起照來。閃光燈讓珍意識到菲兒女王在拍照,珍想要開口阻止,但無奈嘴
      裡含著口塞,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菲兒看出珍的擔心,安慰道:
      「別擔心,小賤貨,我拍個照自己留著欣賞,不會到處亂發的。」聽了菲兒這麼
      一說,珍才沒有再掙扎,不過她還是害怕,畢竟她不想因為這影響到自己真實的
      生活和工作。

      其實珍大可不必擔心,做女王這一行也有這一行的規矩,那就是保守秘密,
      如果不經過奴的同意胡亂在外面傳播照片是會給女王自己帶來麻煩的。這一點菲
      兒十分清楚,這麼多年她也一直這樣做,她拍這些照片只是想留給自己欣賞。

      只見一個妙齡女子被五花大綁後趴在一輛紅色跑車的引擎蓋上,另一名中年
      女子則拿著手機用各種角度對著被綁女子拍照,拍完全身後還要站近對著隱私部
      位拍特寫。

      趴著拍完後,菲兒又讓珍翻過身躺在引擎蓋上,因為口塞的關係,珍流了一
      臉的口水,臉上的妝被口水和塵土這樣一弄,顯得十分狼狽。而赤裸的上半身也
      被泥土弄得黑一塊黃一塊,尤其是白皙的乳房和粉色的乳頭,現在已完全分不出
      顏色。總之現在的珍就像從戰場上逃下來的難民,完全看不出來幾個小時前她還
      是市中心寫字樓中那個高貴優雅的公司主管。

      菲兒還在拍著照片,說實話,她很滿意今天的戶外調教,尤其是這種對比,
      她很後悔今天剛見到珍的時候沒有拍張照片,這樣放在一起對比所展現的反差才
      能突顯出強烈的視覺和心理衝擊。不過也無所謂,菲兒很自信經過今天的調教,
      珍不會輕易地離開自己,有時候SM就像是毒品,一旦沾染就很難戒掉。

      看著珍赤身裸體在寒風中站了這麼久,菲兒覺得要結束戶外的調教了,畢竟
      她不是那種喜歡無故傷害奴身體的主人。於是菲兒撥開穿過珍下體的繩子,用手
      扒開珍粉嫩的陰戶,將自己的兩根手指插進珍的下體內,菲兒可以感受到珍陰道
      內的溫暖與濕潤。

      珍的陰道很緊,菲兒可以看出她行房不多,但因為之前的刺激,珍的陰道內
      已是洪水泛濫,所以兩根手指在裡面抽插自如。同時菲兒用另一隻手猛地扯掉了
      夾在珍乳頭上的夾子,珍興奮的大叫起來,然後菲兒用手不斷地捏弄珍充血的乳
      頭。就這樣,菲兒對躺在寒風中的珍上下其手,很快,伴隨著呻吟,之前已幾次
      差點高潮的珍很快就洩了身。

      淫水流到引擎蓋上,和覆蓋在上面的塵土混合在一起。菲兒將手指從陰道中
      抽出,伸進珍的小嘴裡,無需多餘的言語,珍很順從地就用舌頭舔弄起來。舔完
      後,菲兒解開捆綁珍的繩索和口塞,然後靠在車旁,她也很累,其實對於女王來
      說,每一次調教也需要耗費很大的體力。

      這時的珍擺脫了繩索的束縛,像大字一樣平躺在引擎蓋上。現在的她沒有任
      何的知覺,只感覺自己好像上了天堂一般。現在的她只想就這樣躺著,慢慢回味
      剛才高潮的快感。

      菲兒女王休息了一下,然後她就撿起地上髒兮兮揉成腌菜一樣的大衣,直接
      扔在珍的身上,「小母狗,爽夠了吧?爽夠了就把衣服趕快穿起來,我可不想自
      己的小母狗明天去醫院打針。」菲兒女王對珍說道。

      「謝謝主人的關心,母狗馬上來穿衣服。」單純的珍沒有多想,她只覺得這
      是主人對自己的關心愛護,這也讓她覺得主人是值得信賴的。

      不過心存感激之後,看著這些都分不清顏色的髒衣物,珍也犯難了,今天這
      麼一瘋損失可慘重了,差不多一萬塊的衣物就這樣毀掉了,而且衣服都弄成這樣
      怎麼穿得上身啊?

      不過珍也知道現在不可能再去買衣服,更不可能一直這樣光著身子,所以她
      還是一件件的把衣服抖開,並盡量將衣服上的髒東西拍乾凈。除了內褲太髒不能
      穿,珍把剛才地上踩爛的衣服一件件穿到身上。雖然珍已經盡力恢復衣服,但由
      於菲兒女王剛才的努力,衣物穿在身上已完全顯現不出任何高檔的感覺,現在的
      珍就像一個蓬頭散髮、衣衫不整的瘋女人。

      珍拿著不能穿的蕾絲內褲準備放進口袋,只聽菲兒說道:「賤貨,拿著你的
      內褲把引擎蓋上的淫水擦乾凈。」珍一刻也不敢怠慢,馬上用內褲擦拭起引擎蓋
      上自己流出的淫水。

      菲兒一邊看著珍認真的擦拭,一邊對珍說道:「小賤貨,這麼好的車也不知
      道愛惜,萬一被你那淫水把油漆弄壞了,又得去4S店花錢補漆。」珍聽到菲兒
      女王對自己的羞辱,馬上回答道:「謝謝主人的細心,母狗沒有想到這些,母狗
      根本就不配開好車。」

      看到珍如此作踐自己,菲兒差點笑了出來,自己是前世修來的福份啊,碰到
      這麼一個不知廉恥的小賤貨。

      「小賤貨,少在主人面前貧嘴,趕快上車把空調打開,你發了半天騷不冷,
      我還冷呢!」說完菲兒就坐進車內。聽到菲兒女王這麼一說,珍也趕緊上車發動
      了汽車。

      等到水溫起來,暖氣進入車內,珍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菲兒說道:「主人,下
      面我們去哪?」

      (未完,待續)
        

    推荐人妻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