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
    • 『【好女人,是一所学校】作者:Tiger_Aeolus』
        作者:Tiger_Aeolus

      目录

      楔子

      暮春,猛虎蔷薇初相逢,歌罢桃花扇底风

      盛夏,金风玉露润冽浓,磨洗长枪露峥嵘

      清秋,妾意如水芳心暖,欢爱炎凉落残红

      暖冬,郎心似铁归绝恋,折尽梅花难寄情

      尾声


      楔子

      「趴下,我从后面插!」男人拔出湿漉漉的狰狞长枪,左手拍了一下身下女
      人的屁股,命令道。

      高潮尚未褪去的女人的脖子咕噜一声,吞了一口津液,稍微平息了依然有些
      急促的呼吸,熟练的向右方侧身,双手手稍微整理一下有些湿润而凌乱的长发,
      手肘撑在枕头上,双膝顺势跪起,弧度姣好的腰身挺起,将一对翘臀呈献给了身
      后的男人。

      男人嘴角浮现出一抹得意的微笑,恰到好处地一手一个地抓住女人白皙娇嫩
      的屁股,引得女人嗯的一声娇哼。

      男人双手稍稍用力,抵消了女人因为紧张而不自主收缩的臀缝,浅褐色的阴
      唇微微张开。男人直起腰,身子微微前倾,和肌肉分明的小腹几乎呈直教的长枪
      像一条欢快的独眼巨蛇,缓缓贴近了那温暖湿润的巢穴。

      男人徐徐挺腰,在女人啊的轻呼声中,独眼巨蛇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顶
      开花瓣,连根没入柔嫩而多汁的蜜腔。

      「啊……」身下娇小玲珑的女人双肘用力,头顶着床头的靠枕,才堪堪承受
      住了这有些粗暴的一击。「啊……老公好棒……老公好棒……一下子就装满了,
      哦……」

      受到女人莺声燕语的鼓励,男人双手略微向前移动,钢钳一样抓住女人的纤
      腰,腰部用力,挺动长枪,或用缠绕于枪身之上的勃勃血管抵抗者蜜腔内嫩肉奋
      不顾身的裹挟、缠绕、和夹击。时而腰臀同时用力,旋转着枪尖的虎头,狠狠研
      磨这着深深的花蕊。

      女人被撞得的尖锐的叫喊出来,嫩穴被刺激得紧紧收缩着,却因为长枪在进
      出而无法合拢。一圈圈的嫩肉死死的紧咬着男人的硬物。

      「啊啊啊……老公……老公……舒服死了哦……喔……快点老公……轻点老
      公……小妹妹受不了……啊……」

      伴随着越来越大声的,越来越语无伦次的嘶喊,女人的身子已经成了一个反
      的弓形:腰部向下,然后使劲绷紧,把雪白的臀部狠狠地顶向身后的男人。

      「啊……喔喔……喔喔……呃……老公……嗯……啊……」随着长枪的进进
      出出,女人红嫩充血的小阴唇也时隐时现,阴道口更是滋滋地涌出一股黏黏稀稀
      的浅白色淫水。

      男人的左手抓着女人的左肩,控制着女人娇躯动作的节奏和力度,右手大拇
      指借着那喷涌而出的爱液,按在女人诱人的菊花上,时而爱抚,时而压入。

      「啊……嗯……啊……轻点啊……」娇妻难以抵抗下身两个蜜洞同时受到攻
      击,唯有娇滴滴的求饶着。

      「骚货,才几天不操你,就变得这么骚……看我今天怎么把你操舒服了……
      继续叫,我喜欢的听你放荡的叫声。」男人双手叉腰,放开了女人,腰部更用力
      的迎接着女人疯狂的挺动。

      「啊……我就是骚……啊……就是要把你的大肉棒夹紧……啊……喔……我
      就是要吸你的大鸡巴……好美……啊……大鸡吧是我的……啊……」女人已尝到
      了今天性交的第一次高潮,两人的力道,每一次都是迅猛的冲击,她已经是半疯
      狂状态了:「啊……好……啊……不行了……啊……喔……我……」

      女人无力的趴在床上,似乎捱不住的喊着:「啊……啊……好深……太粗了
      啊……啊……啊……到底了……老公好棒人家受不了……啊……啊……我爱死老
      公了啊……」

      「啊……宝贝,再夹紧点……」男人低吼着,用力做最后的几下撞击,终于
      在女人抽搐不已的小穴释放出来。双手从女人腋下伸过去,用力握住一对嫩乳,
      狠狠的蹂躏……

      「好美啊……啊……」

      女人拿过床头柜上准备好的毛巾,满心爱怜的帮着男人擦拭干净渐渐疲软下
      来的长枪,还不忘用舌尖碰触了一下还有些充血的紫红的大菇头。

      「宝贝,你真棒。爱死你了,老公……」收拾完战场的女人,软绵绵的枕着
      男人的臂弯回味着高潮后的余韵。

      男人轻轻爱抚着女人柔软的乳房,在女人额头印上轻轻一吻道:「好的,宝
      贝,明天要你,睡吧!」

      「嗯,宝贝,好困哦!明天再吃你的棒棒。」

      这一对激情眷眷的男女,就是我和小我8岁的妻子。

      经过我七、八年的调教,身形娇小却曲线分明的她,越来越懂得享受性爱的
      乐趣和激情。特别是几年九月份以后孩子上了幼儿园,和我们分开睡之后,我突
      然发现她在性爱中突然变的放肆了。不仅是叫床的声音放开了,而且也开始回应
      我以前在她耳边的粗口了。这个小小的变化,令我在享受娇嫩的身体之外,满足
      感和征服欲大大的增强了。

      随手灭掉床头橙色的夜灯,怀抱着呼吸逐渐平缓均匀的娇妻,我想到这最近
      一个月在SexInSex看到的色城2013文心雕龙致青春活动,突然陷入
      一种恍惚的心境:怀中的女人迅速变换了数次,蕙欣、梅姐、雁子、芸儿、爱妻
      、还有几个在我记忆中连芳名都已经逐渐淡去的女人……

      过去的十年,正好印证了一个男人的成熟史:遇到一个御姐,接受全面的调
      教,磨练粗壮长枪和细腻技巧;邂逅抛弃自己的初恋女友,用一场欲仙欲死的阴
      道高潮,找回尊严和成就感;最后,娶一个猫咪一样的小女人,过着平淡却不乏
      激情的日子。

      她,暖化了男人,同时弥补了男人的不完整和幼稚,于是男人就像一个真正
      的男人走向世界。

      正向梁晓声在其成名之作《雪城》中描述的那样:好女人是一所学校。

      谨以本文致我们即将逝去的青春,献给我十年「成熟」史中的三位红颜:

      梅姐,御姐和调教者,商人;

      蕙欣,青梅竹马的初恋情人,公司职员;

      宁宁,从萝莉到娇妻,幼师。

      (作者严正声明:本文中的地名和人名均为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偶然)

      暮春,猛虎蔷薇初相逢,歌罢桃花扇底风

      第一次遇到梅姐,是2004年暮春。

      五一小长假刚过的古城,爻大和金龙寺的早已樱花落尽,植物园和南内宫的
      郁金香展也到了花残人稀的收官阶段。仿佛一夜之间变暖的东风吹得人们昏昏欲
      睡,唇干腹躁,急需一些暧昧和艳遇,重新提振对生活的激情。

      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是长假过后的一个星期五下午,连续上了七天班的我正在
      想着接下来的周末要大睡几多少小时的时候,手机响了,显示是表哥的号码。

      「明明,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一会下班我在你们
      单位门口等你。」

      「嗯,好的。」

      下了班在等表格的时候,在单位主楼大厅的落地大镜子前面整了整头发,在
      自动擦鞋机上蹭亮了皮鞋。回头看了一下镜中的自己: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虎
      背狼腰,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上是一副自信和帅气的微笑,其中还有一点玩世不恭
      和淡淡的哀伤。

      表哥载着我和他一位生意上的朋友杨哥来到预定好的包间坐定,喝着服务员
      小姑娘倒好的菊花茶,杨哥满脸怪笑的看着我说:「兄弟,今晚就看你的了,你
      表哥这单大活能不能成,全在你这位大将了,嘿嘿。」

      正当我迷惑万分,无言以对的时候,外面传来一个女人高声的笑语声:「不
      错,这地方有几个菜还是能拿得出手的,呵呵……」

      包间门被推开,眼前一亮,我的注意力马上被这位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女人
      全部吸引了过去,几乎没有看到陪她进来的表哥的另一位朋友李哥。

      这是一位丰满白皙的女人,大波浪的齐肩发,上身穿一件豹纹的V领七分长
      袖T恤,恰到好处的高挑,勾勒出饱满的胸脯和弧度美妙的腰肢。脖子上用白金
      细链子系着的一块碧绿的翡翠豆荚,映衬着小V领中白皙细腻的乳沟,形成了清
      晰鲜明而又不显夸张地和对比。

      下身是一条黑色的弹性面料长裤,上半段紧紧包裹着肥硕的臀部和浑圆的大
      腿,膝盖位置向下逐渐呈喇叭口,随着迈步,鱼嘴鞋前段露出的白皙红脚趾上两
      点猩红若隐若现。成熟女人的魅力,瞬间发散开来,充满空间和时间。

      很自然的,梅姐的的目光也很快锁定在了我的身上,这是包间中唯一的一个
      陌生面孔,年轻而又充满阳光。

      「呵呵,先别介绍。」又是一阵响亮的笑声,「哈哈!这位一定就是电子开
      发区的情歌王子,陶琨明,对不对?」

      不知道怎么称呼,我知道略略点头,以示认可。

      「这位是梅姐。」表哥站起来,左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梅姐来过古城几次
      了,都说没玩好。我表弟明明,英文名Tiger,人称老虎,是电子城XX研
      究院著名的万人迷开心果。今天我特地三顾茅庐请出来,陪梅姐K歌到过瘾。」

      「好啊!好啊!久闻大名,今晚一起切磋切磋。」梅姐把拎包随手挂在衣帽
      架上,走向了饭桌。

      「情歌王子、万人迷什么的实在是不敢当,为了梅姐高兴,我尽力而已。」
      我连忙起身,双手拽开我和表哥之间留好的椅子,伸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待
      梅姐在桌前站好,放下手机,我这次双手将椅子往前推到合适的位置。

      梅姐随口说了一声:「谢谢!」坐下之后,正在高谈阔论她突然愣了一下,
      回头向我轻轻颔首。而其余三位大哥也露出了会心在微笑。

      近两个小时的时间,五个人喝了四瓶白酒、两瓶红酒,四个商场老将笑声阵
      阵,各种奇闻轶事、半荤半素在笑话层出不穷。而我这三年陪领导吃饭喝酒练出
      来的酒桌文化,以及在欧洲三个月所涨的见识,也让梅姐刮目相看了。

      通过他们的交谈,我知道,梅姐全名叫梅玉薇,她生意的大本营在金城。这
      次和表哥他们谈一项生意在西北的代理权,难怪他们如此重视。

      正在酒酣耳热之际,梅姐的电话响起,是她儿子在问候她。梅姐接完电话,
      一声惊呼:「九点半了!哥儿几位,赶紧的,杀奔下一个战场啊!别耽误了姐姐
      我的雅兴。」

      匆匆埋单,五人赶往天上之音练歌城,早就预约好了VIP包间。进门之后
      还有一套玻璃推拉门,这第二道门后,左手正中墙壁上是一超大屏幕,右手是靠
      门后方向是酒柜、茶几、和半圈沙发。靠沙发向里面是一个小舞台,点歌机和两
      只转脚吧台椅的高低和角度搭配恰到好处:低头点歌切歌,抬头就正好微微侧对
      着对面墙上在大屏幕。不愧是VIP包间,这样的设计充分考虑到客人的隐私和
      不同喜好。

      更绝的还在后头!沙发和酒柜之间是一个大约一米宽的间隙,从沙发上站起
      来用手转动一下酒柜上金蟾口中的大铜钱,「哗啦啦……」酒柜旁边看起来天衣
      无缝的墙壁移开,又是一道推拉门,里面可谓别有洞天

      难怪一进来我还纳闷:VIP包间这么尊贵在客人,酒水喝多了方便一下,
      还得出去找公用的大卫生间?李哥示意我转动金钱,伙进去一看就傻眼了,里面
      就像一个套间,正对面是面盆镜子等一套盥洗用具,右手是抽水马桶。

      这些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令人叫绝的是,盥洗用具往左又是一套推拉门,纵
      深很大,最靠里面竟然放置着一套贵妃塌,还有一个梳妆台。简直就是一个小卧
      室!我敢肯定,梳妆台旁在小柜子里面,安全套、湿纸巾、情趣用品一定是应有
      尽有,里面有伟哥也绝对不意外。

      看着我退出来之后面红耳赤、目瞪口呆在囧样,李哥拍了拍伙的肩膀,指指
      小舞台,耳边低声交代:「那里就是你在阵地,梅姐肯定已经点了几十首了。放
      开你的嗓子,陪她唱高兴了,我们哥儿几个绝对亏待不了你。」

      拿起麦克风,我立刻变得英姿勃发,斗志昂扬。多亏了吹拉弹唱样样在行的
      老师爸爸这26年来孜孜不倦的教诲和熏陶,我才能和号称歌神的梅姐大战三百
      回合,保持不败,在歌曲的选择和诠释方面,也没有因为年龄相差17岁而代沟
      难弥。

      我和梅姐正唱得兴起,那边叼着香烟挖坑(当年风靡在扑克游戏)的三位老
      兄已经哈欠连天、兴味索然了。李哥起身过来,递给我和梅姐两支醇三五:「姐
      姐弟弟,听我一句话,您二位唱得这么嗨了,我们哥儿仨这儿陪着吧!实在是痛
      苦;不陪吧!哪儿敢啊?怎么个办法呢?请姐姐您示下。」

      就着李哥手里打着的打火机火苗,梅姐吸了一口香烟,轻叹一口,颇感无奈
      和不屑:「你们几个犯啥病我还能不知道!该干啥干啥,别扯上明明,没看见姐
      姐兴致正高吗!」

      「得令啊!」李哥来了一句京剧道白,转身来到酒柜前,拿起了作为呼叫器
      的精致的无绳电话小声吩咐了几句。

      没过几分钟,敲门声起,一阵温暖的芳香扑鼻,伴随着阵阵莺歌燕舞,三个
      超短裙吊带上装的妙龄女郎扑面而来:「是您三位老板啊!怎么这会儿才想起我
      们啊!太伤自尊了!是要罚酒呢?还是打屁股呀?呵呵呵……」

      紧跟着两个服务生小伙,一个在茶几上布满琳琅满目的干鲜果品,另一个将
      抱着一箱啤酒,一半放到茶几边上,低下身子用另外一半把酒柜里面冰箱中的啤
      酒换了出来也放到茶几边。然后两人并立,微笑、躬身、转身开门、退出关门,
      一系列动作娴熟无比。

      美人在怀,三位老兄顿时精神焕发,神采奕奕,和三个妖精玩起了,「两只
      小蜜蜂呀,飞到花从中呀……」无聊的游戏。

      沙发上六个人的种种动作和声音,似乎完全不能影响到梅姐唱歌的劲头和水
      平,只是前面两个小时一直润嗓用的菊花茶,换成了冰镇的啤酒。而血气方刚的
      我,对身边香艳场景的免疫力就差得多了,眼睛和声音都明显向那边偏斜了。

      梅姐很生气,在我背上用力拍了一下:「用心点,弟弟。」如醍醐灌顶、棒
      喝当头、灌下一瓶加血回魔的完美药剂一般,我登时恢复了状态,接下来的表现
      让梅姐非常满意。可是,好景不长……

      又唱了半个小时,那边又有了新的动静:杨哥和其中一位叫小静的小姐勾肩
      搭背地一起进了卫生间。隔间的墙壁,本来就不是实体结构,而是胶木隔层,几
      分钟过后身后就响起了男女之间肆无忌惮的调情娇嗔。高歌的时候还好,音乐声
      还能压住隔壁的噪音,可是在切歌的间隙,隔壁小静的大声呻吟、杨哥的粗声喘
      息、甚至肉体撞击的啪啪声,都是无比的清晰。

      这时包间的八个人中,就只有我不淡定了,点歌时手忙脚乱,唱歌时荒腔走
      板,豪无章法。点起了半年多来的第一支烟,满脑子都是身后一板之隔的贵妃塌
      上,根据现在的叫声,应该是女上位了;这会应该是后入式了吧……梅姐看在眼
      里,也很无奈,毕竟,谁都年轻过。

      梅姐只好连唱了三首歌。杨哥和小静衣冠楚楚、满面红光地出来了,在沙发
      上坐下,即可难耐地端起啤酒杯,和另外四位眉来眼去的进行只可意会的交流。
      梅姐放下麦克风,起身拿起自己在包,进了洗手间。

      我!我!我……鬼使神差的一般,放下了刚唱了两句的麦克风,竟然……竟
      然……竟然跟了过去!

      扳动金钱,移门打开,梅姐正在盥洗台前补妆,虽然光线明亮,梅姐还是俯
      身向前,把一副浑圆的美臀呈现在我的眼前!虽然不如少女那样挺翘,可是那弧
      度、那尺寸,绝对适合后入。我的心跳突然加速,把满身的热血泵到男人在骄傲
      器官,老二瞬间起立,把薄薄的裤子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外面的音乐和欢声笑语戛然而止,梅姐应该是听到了这绝对不应该的寂静,
      抬头看见了镜子中像一头锁定了猎物的雄狮一样的我。梅姐没有回头,嘴角上翘
      着,对着镜子中发情的男人轻轻说了三个字:「别学坏。」

      我的老二迅速疲软了下来,腾的一声,一腔热血都涌上了脸,赶忙低头,向
      幼儿园的小孩对老师说话一样:「我要小便。」低头转向马桶,拉开拉链。我们
      大家都知道,老二从勃起状态回复到疲软,这种情况下很难很难尿出来的。过了
      好一会,激情渐渐的冷却,呼吸也平静了下来,我这才又重新拉好拉链,转身退
      出。梅姐刚才在吃惊之际,口红画到了腮上,赶忙拿出湿巾,重新整理了起来。

      我一直低着头回到小舞台,在高椅上坐好,四周的寂静和12只目光如同芒
      刺在背,尴尬的无以复加的,我真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只听表哥说了一声:「继续呀!没见过啊!小伙子小便而已。」那五位,又
      继续涛声依旧,高声打情骂俏了起来。表哥走到我的身边,递过一支香烟,看着
      我抖抖索索的点着,放到嘴里都不知道吸了。表哥拍拍我的肩膀:「兄弟!吓死
      我了。今晚梅姐已经唱得尽兴了,过犹不及啊!适可而止吧!」

      看我的手抖得更厉害了,表哥赶紧有给我宽心:「没事儿,正常的反应,要
      不然怎么叫小伙子呢!梅姐这人,我们都知道,别看她抽烟喝酒跟男人赛的,吹
      牛说笑也百无禁忌,可是在男女这方面,可是从来没见她开荤的。没事,大人不
      记小人过,看得出来梅姐今天高兴,绝对不会怪你的。放轻松,没事,没事!」

      听表哥说了这么多,我这才放下心来,不断给自己说:「没事,没事,反正
      就这一次,不用担心,好好发挥,今天我自己也唱得高兴。再说,为了表哥的为
      了生意,我也不能丢这个人啊!」把香烟深深吸了三口,继续点歌开唱。

      梅姐终于从卫生间出来了,依然是笑语欢声,就跟过去的10分钟从整个宇
      宙的时空轴上消失了一样。接下来,我们又唱了十几首歌。其间,似乎为了继续
      锻炼我的定力,李哥也带着一位姑娘做了和杨哥小静一样的事情,而我也像梅姐
      一样,丝毫不受身后放肆的的呻吟、喘息、男女的笑骂、粗口、以及肉体欢快交
      流的声音影响。

      一干男女正各自陶醉的时候,表哥的手机响了,是表嫂催促了。也许是碍于
      我在场,表哥今天没有和美女们真刀真枪的欢爱。表哥提醒大家:「快两点了,
      大家都尽兴而归吧!」

      在大街上分手的时候,李哥半开玩笑的说道:「梅姐,我送你到明明家休息
      吧,他一个人,还能给您省下住店的钱,呵呵。」

      梅姐一甩头,狠狠给了李哥一拳:「讨厌!你们几个哥的,就这么教兄弟学
      坏啊!看今天把人家小孩子吓得。送我去浪淘沙,伙得好好泡一下,放松放松。
      我朋友开得,他眼巴巴地盼着我光临呢!我哪次去了,他不是感动得鼻涕眼泪的
      ,最好的按摩师伺候着,还敢要我的钱!」说着,对我一个飞吻,钻进李哥的车
      子,呼啸而去。

      回到家,我突然感到浑身瘫软。站在淋浴喷头下面,任热水冲刷着一身的疲
      惫和冷汗,看着水流在我肌肉完美的健壮身体上滑过,回味着刚刚过去的7个小
      时所发生的点点滴滴。正所谓酒无好酒,宴无好宴,今天我才真正体会到了中了
      文化的博大精深。一声叹息,唉!我还是太嫩了啊!

      疲惫渐消,二弟又复苏勃起,一把握不住的七寸长枪,枪杆上青筋虬结,笔
      枪杆粗出一半的抢头几乎笔直上指,仿佛紫红色的独眼巨蟒跃跃欲试。唉!快一
      年了,亏待了我的二弟了。

      恍惚间,伙似乎又感觉到巨蟒在了女友蕙欣温热的秘洞中奋勇向前,似乎又
      感受到了双手紧握那一对白皙蜜桃和其顶端鲜红葡萄的柔软的质感,耳边似乎又
      响起了她不胜挞伐的娇喘微微……

      她早已离我而去,而我,这几个月以来死去活来、艰苦卓绝的思想斗争,已
      经渐渐忘却了那一抹倩影。

      于是,我的眼前又浮现出了今天栽天上之音那三位小姐的丰满白皙、长腿玉
      臂、樱桃小嘴发出的娇笑俏骂、以及唱歌时在我身后的欢快喘息。她们的身材比
      蕙欣无疑火爆得多,男女之事上也更放得开,伺候取悦男人的经验的丰富自然是
      云泥之别。要是和她们开干,二弟那该有多舒畅,该有多神勇!

      双手疼爱的安慰焦躁二弟,突然又看到了梅姐雪白的脖颈、高耸的胸脯、随
      着款款莲步不时闪现的猩红一点的足尖,虽然已经不再年轻,可是依然不啻于是
      女人中的尤物啊!最要命的是,那一对浑圆硕大的丰臀,简直就是所有男人梦寐
      以求的神器。

      我幻想着在身后脱下那紧绷的裤子、拉下猩红的内裤,里面该是怎样的雪白
      肥美啊!我会用双手蹂躏,会蹲下身子,用舌尖和牙齿品尝那无上的美味。独眼
      巨蟒也会被那溪水潺潺的秘境所吸引,挺进粉红或是黑褐的幽暗花谷。

      二弟感觉到了花谷两扇大门、两扇小门不情愿地被野蛮地推开,之后又主动
      地向内吸引迎接,感觉到了门内幽深柔嫩的花瓣缠着巨蟒摩擦、紧握,感觉到了
      深处花心欢快无比的震颤、饥渴万分的吸吮……

      「啊……喔……好弟弟……好弟弟……姐姐要……啊……舒服死了……姐姐
      美死了……啊……唔……好弟弟……喔……哦……姐姐要你,姐姐要弟弟操我…
      …啊……使劲操我啊……弟弟……弟弟……快点啊弟弟……姐姐要飞上天去了…
      …啊……弟弟呀……」这么肥美的臀部,夹着长枪一定更加有力,大腿撞击的声
      音,一定更加美妙。

      「啊……好姐姐……好姐姐……夹得弟弟舒服死了……啊啊……弟弟好幸福
      啊……姐姐,弟弟要来了……啊……」二弟迅猛而有力的喷射了,射了好多,好
      浓……

      中医有云:「精满自溢」,很多的研究也表明,适当的自慰对身体并没有损
      害,反而会有利于性功能的正常您保持和发展。狠狠撸了这一管,冲洗过后,赶
      快躺到床上,是在是太晚了,幸好明天可以睡一大觉。

      这是,手机响了。短信一条,来自一个陌生的号码:谢谢你,今天唱唱得很
      过瘾,好多年没有这么高兴了。

      一看我就明白了,是梅姐,这会她应该也是刚刚躺下。联想到在KTV包厢
      卫生间的一幕,还有刚才幻想着梅姐自渎,我的脸「腾」地一下又红了。赶忙拨
      了过去:「梅姐吗?还没睡呀,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呵呵,明明,别担心,你的号码不是找你表哥他们要的。唱歌间隙你去洗
      手间的时候,我看你手机放在点歌台边,我拿起来给我自己手机拨了一下。呵呵
      呵。」

      我沉闷了片刻,忐忑不安的说:「梅姐,刚才在KTV洗手间,实在是不好
      意思,不知道怎么道歉,你不会怪我吧!」

      「哈哈,俗话说:酒壮英雄胆。你这么年轻,没反应才不正常呢。况且,我
      还不至于老到连这点吸引力都没有吧!O(∩_∩)O哈哈哈。」

      我一时僵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梅姐继续说道:「老虎啊!今天表现
      不错。不过嘛!年纪轻轻的,怎么有点玩世不恭的痞子气。你呀,还是嫩了点,
      什么时候懂得猛虎轻嗅蔷薇了,才真正有王者之风等,无往而不胜啊!」

      我突然反应过来,梅姐的名字里面有一个「薇」字,于是不怀好意地回答:
      「猛虎嗅蔷薇,哈哈,那是弟弟我心疼姐姐,还是姐姐调教弟弟呢?」

      「切!越说你还越来劲了,看来你的酒还没有醒啊!哈哈。」

      老虎和蔷薇的第一次相逢,就在这带着笑谑的对话中结束了。

      要说梅姐提到的我的「玩世不恭」,就得要说一说对我来说非常不平凡的2
      013年了。

      2003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我说的不是全民皆兵的SARS。

      2003年7月份,单位领导层终于不胜其烦,在我们一班年轻人无数次恳
      求、请愿、表态尽忠、乃甚至以死相胁迫招尽技穷之后,把家属区剩下的几套房
      子破格分给了我们几个大龄男男女女。

      9月份,2001年4月研究生毕业参加工作的我,因为业务过硬、工作态
      度积极、党群表现良好而获得了三个月公派欧洲学习和技术监造的工作。

      为了这件令祖坟升起青烟的荣光,小县城的普通中学教师家庭燃放了鞭炮,
      憧憬着2013年接下来的最后一件天大的喜事:等我从欧洲回来之后,和青梅
      竹马的蕙欣领取红本本,并以一场很早就开始筹办的盛大婚礼而了结了两家人悬
      了将近八年的心愿。

      圣诞节之前的一个礼拜,踌躇满志旅欧归来的我,遭受到降生人世26年来
      最大的一次打击:蕙欣在我回来之前的前一天,不辞而别!

      共同生长在关中一座县城的我和蕙欣,高中才相识,高二开始成为同桌。互
      相帮助、互相鼓励的二人情愫暗生,而堪称门当户对的姻缘,也得到了双方家人
      、乃至老师和同学们满满的祝福。

      1996年,18岁的我考入了省城古都的一所名牌大学。一年之后,同龄
      的她也通过复读,进入古城的师范大学大专。6年后,本硕连读毕业的我,进入
      电子工业部的一家研究所供职。同年,蕙欣被高新区一家外贸公司招聘,也留在
      了古城。

      平淡的日子在充满期待中平静地向着早已经规划好的美好明天平静地度过,
      谁也没有想到,我会遭受到很多70后都遇到过的魔咒:女朋友结婚了,新郎是
      一位大款。我以为我能够幸免,因为我们是那么的般配,是那么的幸福。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就像一个丢失了灵魂的躯壳一样,浑浑噩噩。为了防止
      我想不开,母亲到古城陪我,除了早晚进出门时的一声称呼,我哪天多说一个字
      ,仿佛一夜之间染白了鬓角的母亲也欣喜万分。

      过年的七天假期,就连年三十在内,我都是在外面和朋友喝酒,每天晚上被
      人架着送回家去。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叮嘱表哥表嫂,一定要帮帮我。表
      哥和表嫂满口应承:「请姑妈放心,明明的女朋友和婚事包在我们两口身上了。


      说是表哥,其实跟亲哥也差不多。表哥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异,舅妈丢下舅
      舅和表哥另觅高枝。愈挫愈勇的舅舅停薪留职下海做了生意,那时妈妈刚刚怀上
      我,看着表哥吃不上一口热饭,冬天连衣服也穿不暖,就把表哥从省城接来县城
      上学。所以我一出生,就被表哥像宝贝儿似的呵护着。

      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表哥把我一个人关在他家里教训了一个下午,苦口
      婆心的摆事实、讲道理,甚至连嘴巴子都抽上了。终于是我从这个女人身上慢慢
      抽回了心神,并且认可了玩世不恭的心态,就是前面所说的「男人成熟三段式」


      对于以后的「猛虎嗅蔷薇」式的调教,其实我也完全没有什么期待或是害怕
      ,只当是梅姐酒后的笑话罢了。不过,这是「三陪」(陪酒、陪唱、外带陪上洗
      手间)还是给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很快,梅姐和表哥关于合作意向的具体条件谈拢,一个月后,我得到了梦寐
      以求的KOMAHA飞虎大摩托,配上全套的准职业装备,晚上在二环上呼啸而
      过,别提多拉风了。看来,我那一晚的高歌对表哥这一单生意真的是至关重要,
      要知道,这一台「飞虎」顶的上我差不多一年的工资呀。

      时光荏苒,万物萌发、世人浮躁的春天匆匆归去,火热的夏天轰轰烈烈地扑
      面而来。

      7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冲完凉,我正在床上抱着笔记本搜A片,突然电话响
      了,是梅姐的短信:「明明,古都大酒店二楼酒吧!」

      我的心「咯噔」一下,御姐的调教要开始了吗?

      有诗曰: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罢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晏几道《鹧鸪天》

      (待续)
        

    推荐人妻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