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合作伙伴

  •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
    • 『【君生我未生】作者:humin1990』
        作者:humin1990
      字数:6103

      和一个人从相识相知到相爱需要多少时间?一年,十年,百年,不,也许仅
      仅只需要一天。有人问过我,那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狗血剧情是不是真的存在,
      在这之前,我也不信,现在,我信了。

      在我平凡的人生中,只有那么几件斑斓壮阔的事,而我惆怅人生中经历的最
      疯狂的事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说起过。因为就算到现在我也无法忘记那个笑起
      来张牙舞爪的丫头。

      其实事情的原委并不是我所期待的那样一开始就是一个艳遇。平凡的一天,
      醉生梦死之后忍着眩晕感,洗脸刷牙,迷迷糊糊的穿衣,打好领带,拿上了车钥
      匙,刚一开门,才想起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于是踢掉皮鞋,横躺在沙发上,
      这时候手机铃声从口袋中传来。我随手接起电话。

      「喂,哪位?」

      「喂,是你说要去xxx吗?」

      短暂的惊讶之后,依稀记得似乎自己因为周末打算去xx看朋友,就随手在
      陌陌上留了个言:「明天去xx有人一起吗?想去的打我电话xxxxxxxx
      xxx。」完全没有去期待过会有人真的给我电话,所以在初听到那个稚嫩的声
      音的时候,心里是一种不知所措的迷茫。

      「喂,哈喽,摩西摩西。」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

      「哦,好的,我下午出发,一起吃个午饭吧!」

      「嗯……好吧!但是我要吃必胜客,还要买好多好多蛋糕。」

      「额,行,那我中心广场必胜客等你。」随着电话的挂断,我心里一阵的无
      奈,完了,搭上这么个小丫头,就不该手贱留什么言的。扯开领带,简单的套上
      一件衬衣,驱车来到广场大门等待。

      前段时间听到过这么一句话:「有的人认识了一辈子还是和刚认识的时候一
      样,有的人见到的一瞬间就如同认识了一辈子。」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正门口那
      个穿着白色吊带的精致少女,我就知道是她了,那个给我电话的小丫头。现在回
      想起来,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她就像个胆小的小兔子一样张扬,无助的让人心
      疼。

      简单的吃过披萨之后,和约定的一样带她去挑选几块精致的蛋糕,似乎是被
      她感染了,我这个不吃甜食的人,也选了几块蛋糕准备路上消化。

      随后和计划的一样,准点准时出发。我开着车,她慵懒的蜷缩在副驾驶上,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天有点阴沉沉的,少了一点午后阳光的潇洒和惬意。本来
      如果一切按照这样一个剧本进行下去,我们对于彼此的生活可能最多仅仅是一个
      相处的不错的陌生人,未来想到也只是会抱以一个温柔的微笑罢了。

      但是命运就是这么狗血。和我心中隐隐约约预料的一样,半路上大雨倾盆,
      雨点打在车窗上,啪啪啪的声响,给人一种微微的疼痛感。我在心里想到,这么
      大的雨,车子千万别抛锚了。有时候我真怀疑自己是个乌鸦嘴,说什么,什么就
      发生。车子一阵颤抖,发动机传出刺耳的拖拉声,车子失去动力,缓慢的停在了
      路边。

      「小丫头,我下去看看,你好好呆着。」心里的那点谦谦君子的作风作祟,
      我打开车门,掀起前车盖,雨水打湿了我的镜片,眼中一片模糊,这时候我想用
      我仅有的一点可怜的知识尝试着修理汽车有点不太现实了。

      我专心的折腾着我的发动机,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垫着双脚站在了我的背
      后,「能修好吗?」

      「估计不行,你怎么下来了?不是让你车里待着吗?」边说着我有点生气的
      边回头,这种小丫头就是讨厌,说什么都不听。就在我转过头去的一瞬间,我似
      乎听到了我的心跳,而我的故事也开始变得粉红诱人。

      小丫头精致的脸庞在雨水下显得有点朦胧了,稚嫩的声线透过雨珠,攻占了
      我的左耳。滴着水滴的长发散落在肩上,单薄的吊带背心被雨水打湿,看不出起
      伏的胸部,透过濡湿的粉色胸罩愈发显得诱人,背后的蝴蝶绳结,让人忍不住想
      去解开,我吞了吞口水。

      「喂,小丫头,你知不知道站在男人背后是件很危险的事啊!我可没有说我
      是好人哎哦!」

      小丫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有多诱人,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又是有多么危
      险,「大叔,我知道你是好人的啦!你好有安全感的,和我哥哥很像的。」

      于是不出意外的我接到了一大堆的好人卡和哥哥卡。就在这个小丫头的糖衣
      炮弹的轰炸下,我屁颠屁颠的居然带着这个小丫头又回到了车上。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聊了很多,我知道了这个小丫头没有成年,只有1
      7岁。这次去xxx是因为和爸妈吵架了,要去姐姐家避难。小丫头喜欢动漫,
      自称唱歌很好听,甚至聊到了她第一次和男生做爱的感觉,但是很默契的我们都
      没有问对方的名字,依旧我喊她丫头,她叫我大叔。

      「大叔,我想尿尿了。」她一脸无辜的看着我说。

      「外面下雨哎!再说了这鬼地方哪来的厕所。」

      「不管了,憋不住了,反正衣服也早就湿了,大叔你帮我看着点,但是不许
      偷懒,不然我剪掉你的鸡鸡。」这死丫头一边威胁我,一边打开车门往路边的草
      丛里钻。

      我从车上拿出一包烟,大半天没抽,心里都显得有的浮躁,我靠在车门上,
      看着小丫头消失的地方,刚抽出一只烟,就被该死的雨水打湿了,我无奈的扔掉
      手里的烟,把打火机扔回车里。

      这时候,「啊!」一声略带疼痛的惊呼传来。

      「喂,小丫头,你没事吧?」

      「呜呜,大叔,好痛,我起不来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说实话我到现在或多或少还有点失真感。和女孩子一起
      落难的感觉实在有点让人期待,没有想象中的紧张和激动,我感觉到的更多的却
      是一种温情,从这个小丫头上车就开始有的温情。只是接二连三的意外让我无暇
      去思考,直到现在才发现,这丫头似乎天生就让人忍不住去呵护她。我甩甩头,
      挥去脑海中的想法,向着小丫头的方向跑去。

      小丫头似乎扭到脚了,用一个很怪异的姿势蹲在地上,粉色的内裤,半拉在
      腿边,稀疏的几根阴毛,湿哒哒的贴在两片粉嫩的阴唇上面,可爱的小豆豆害羞
      的躲在里面,但是没有一点淫荡的样子,更多的是显示出一点娇羞的可爱。这时
      候,我脑海里就只剩下了那有魔力的私处,勾引的我一阵心潮澎湃。在心里默念
      着,我是好人,我是好人N遍之后,我把小丫头抱回了车里。

      随后我们之间是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我几次想开口说几句话缓和气氛,却
      又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整个车里面就只剩下了雨点落在车顶的滴答声。

      「那个……我什么都没看到,可以吗?」一说出这句话,我就后悔了,我这
      说的什么啊!这种商量的语气开场,连我自己都觉得听上去有点二。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色大叔,我不行了,你怎么比我还紧张啊?
      色……大……叔!」

      就这样,我再一次被这个张牙舞爪的丫头嘲笑了。

      我望着她的眼睛,丫头似乎感觉到了,停下了她嚣张的笑声。看着她眼睛一
      眨一眨的,修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我感觉我的心里有什么东西滑落,荡起的涟
      漪一圈一圈的扩散开来。不由自主的,我身体前倾,双手支撑在车座上,盯着小
      丫头因为紧张而略显苍白的嘴唇。但是并不是我想象中的,用一个我自认为绝对
      潇洒帅气的姿势强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而是,很突然的。

      小丫头用双手抱住我的脑袋,用力印在我的嘴唇上。我这是被强吻了吗?被
      一个小丫头。随着嘴里的舌头蠕动,纠缠,淡淡的血腥味,从我嘴里散开,小丫
      头的牙齿似乎磕破了我的嘴唇。一种迷离的妩媚想春药一样刺激着我的大脑。我
      用力把丫头楼的更紧,丫头大腿上顺滑的肌肤让我瞬间被欲火所包围,原本安分
      的小兄弟,蠢蠢欲动。

      我不是一个处男,但是也绝对不是一个滥情的人,我总是很理智的游走在诱
      惑和堕落的边缘,懂得享受夜生活带给我的感官刺激,但是从不越线。

      毫无意外的勃起了,多多少少让我觉得有些尴尬,但是又很享受和丫头的双
      腿摩擦带来的快感。我伸手把车里的空调打开,一阵暖风吹来,让人更加的燥热
      了,浓重的呼吸声和偏暗的灯光衬托的气氛愈加的淫弥。我把丫头抱起,让她横
      跨在我腿上,凶狠的肉棒紧紧的抵着丫头小巧却富有弹性的屁股。

      「丫头,它生气了。」说着我抓住丫头的小手,按在我勃起的小兄弟上。

      丫头有点想挣扎,当她的手隔着裤子触摸到我炙热的肉棒时,我能感觉到的
      到,丫头似乎打了一个冷颤。

      「很害怕吗?现在你还可以拒绝哦!」我一阵心软,同时松开丫头的手。

      丫头把头埋进我的肩膀里,没有说话,只是解开我的裤子,把手伸进我的内
      裤里。肉体的直接接触就像一颗炸弹一样,如果说之前有还保有一丝理智的话,
      那么我现在已经完全被欲望驱使了。我粗暴的脱去丫头的上衣,用力拉扯着丫头
      的胸罩,但是这个该死的东西完全在和我作对,固执的保护着丫头的蓓蕾。

      「痛!」丫头小声的喊道。

      丫头的声音让我回复了理智,我温柔的停下手指,抚摸着丫头的秀发,「丫
      头,你自己解吧!」

      丫头像个初生的精灵一样,脱掉了一切束缚,精致的令人发指的乳头,让我
      忍不住用粗重的手指揉捏着,显得有些野蛮无理。我一边用手拨开丫头护着下体
      的双手,一边褪去自己的衣物。硬挺着的略显粗大的阴茎,失去束缚,直勾勾的
      出现在丫头的眼中。

      「嘿嘿,小丫头,我的大不大?哦哈哈!」我故意发出一阵坏笑。

      小丫头忽的就扑倒我的身上。也不知道这死丫头什么地方学来的,她咬着我
      的耳朵说道:「切,臭大叔,小的和牙签一样。」边说着小丫头扭动着屁股,摩
      擦着我暗红色的龟头,还时不时的用舌头轻添我的耳垂。

      我连忙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射精的冲动。心里一阵嘀咕,好险!好险!要是
      现在就射了,还不给这个臭丫头笑死。想到这里,不禁有点气愤,就用力给在我
      怀里不断扭动的丫头稚嫩的屁股上一掌,「死丫头,乱动什么,老实点。」

      丫头看着我撇了撇嘴,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看着丫头泛出红色掌印的屁
      股,有点心疼,一边给她揉揉一边说着:「看你还敢不敢说我小了。」丫头转过
      头来,一脸的坏笑。用手抓住我的肉棒,上下抽送着。

      「嘿嘿,大叔,前面是不是很舒服啊?看你哼哼的,好享受的样子哎!」

      我不禁老脸一红,报复的用两个手指掐住丫头的小乳头,「就你?一个小丫
      头片子,要咪咪没咪咪,要屁股没屁股的。我才不感兴趣呢!」

      乳头上带给她的快感让她说话断断续续的,「你少来……啊……轻点……也
      不知道谁偷偷摸摸看人家的内裤……看的,看的,这个臭棍子都这么烫了,还说
      不喜欢呢!哼!」

      「少废话,乖乖躺好,让叔叔给你检查身体。」我淫笑着把丫头压倒在车座
      上。分开丫头的双腿,粉红色的小穴湿漉漉的,很是诱人。我伸出手指,抚摸着
      丫头勃起的阴蒂,时不时的把手指伸进湿润的小穴里。

      「丫头,你看,你好淫荡哦!」调笑着,我把手指从丫头小穴里抽出来,手
      指和小穴之间连出一条银丝,「尝尝看,你自己的味道。」我把还粘着丫头淫液
      的手指伸到丫头嘴边。小丫头闭着双眼,顺从的让我把手指伸进她的樱桃般可爱
      的小嘴里。我用手指搅动着丫头的舌头,同时用另一个手扶着肉棒抵在丫头的阴
      道口。

      「丫头,我进去了。」

      丫头没有回答我,只是更紧的用手搂着我的脖子。我缓慢的把肉棒送进丫头
      体内,那种紧迫感,让我脑海里一片空白。我缓慢的抽送着,亲吻着丫头雪白的
      脖子。

      一开始,丫头就是咬着嘴唇一声不吭的把头靠在我肩膀上,随着我越来越大
      力的抽送,丫头仰着头,发出断断续续的娇喘,如同小猫一样,挠的我心里越来
      越疯狂。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丫头似乎也叫不出声音来了,我射精的感觉越来越强
      烈,突然丫头狠狠的咬在我肩膀上。我知道丫头高潮了,我更加卖力的进行着最
      后的冲刺,丫头松开嘴巴,无力的向后仰去,我迅速的抽出肉棒,凑到丫头的嘴
      边。

      「啊……啊……」随着我一声低喊,乳白色的精液狠狠的喷洒在了丫头的嘴
      边,顺着脸庞缓缓滑落。

      当我还沉浸在射精的愉悦之中的时候,我无法看到丫头眼边那静静掉落的泪
      珠。我闭着眼睛,靠在车座上,一个娇小的身体偷偷的钻进我的怀里,湿润的双
      唇覆盖了我的嘴巴,一股难闻的腥味传入我口中,一种自食其果的滑稽感让我无
      奈的在心里一阵感叹。

      几滴温热的水滴落在我的脸上,我睁开双眼,丫头紧紧的搂着我,把脸庞藏
      在我的脑后。我抚摸着丫头还有点湿露的头发,擦去我脸上的水滴。我想太多了
      吧!这样对自己解释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隐隐约约的有那么一点担忧,或
      许真的是我太敏感了吧!

      「丫头,把头发擦擦,别感冒了。」

      「嗯。」丫头小声的回应到。

      我抽出几张纸巾,一边絮絮叨叨的指挥丫头把头发整理干净,一边整理着大
      战之后凌乱的战场。

      在我和丫头穿好衣服之后,我给朋友打了电话,让他开车过来接我。丫头缩
      在车后座,似乎已经睡着了。我点着了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看到睡着的丫头
      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还是把香烟扔出了车窗。

      朋友很快就到了,看到后座上的小丫头,有点惊讶,但是什么都没问。朋友
      把车钥匙和他房间的钥匙给了我,让我先带丫头回去洗个澡,他留下来打电话想
      办法帮我把车弄过去。我捶了捶朋友的肩膀,说了一声谢了。

      很快,我带着丫头抵达了xxx。我轻轻把丫头摇醒:「丫头,我们到了,
      你姐姐住那里?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大叔,你就在这放我下去就行了,我自己坐公交回去。」丫头揉
      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说着。

      我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但又沉默的发不出声来。也许丫头说的对,我们
      本该就是无关的路人,连名字都不知道,就算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又能怎么样
      呢?

      「好吧!我送你上车。」

      「嗯。」

      公交很快就来了,丫头上了车,推开车窗,探出头来。

      「干嘛呢?回去,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啊!」

      「大叔,我会想你的,你会记得我吗?」

      我沉默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丫头,看着丫头略带失望的眼神,那种见面时
      候的心疼,又来了,这次却更加的强烈,让我连呼吸都有点疼痛。

      啪哒!我又点上一根香烟,载着丫头的公交缓缓的启动了,看着丫头就这样
      渐渐远去,我狠狠的扔掉手中的香烟,疯狂的追赶着离开的公交车。我大声的呼
      喊着:「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丫头似乎听到了我的声音,又从车窗里探出头来了,张牙舞爪的笑着喊道:
      「我……叫……」汽车的轰鸣声渐渐把丫头的声音吞没了。

      我笑着摇摇头,这个死丫头,都说了别把脑袋探出来,就是不听,下次见面
      一定要好好教训她。笑着笑着,视线越来越模糊,原来那个就是眼泪落在脸上的
      感觉啊,我,或许,早就已经猜到了……

      写着写着自己就觉得伤感了,心情变得很糟糕,脑海里不断的思念着被我写
      入小说中的丫头,曾经属于我的丫头。以前一直都傻呼呼的觉得自己不可替代,
      那种自以为是的独一无二骄傲的很可笑。在我眼中,勇敢的爱情自古就是被歌颂
      的,神圣而纯洁的爱恋,惊艳了全世界。大声的宣布着这个有点小可爱,有点小
      愚笨,有点小平凡的惬意女子的归属,果然是件值得炫耀的事。

      有句很庸俗的话,由爱生恨。初看到,会觉得太俗媚,贬低了爱情。经历过
      之后,再看到,忍不住的同命相连。虽然没有到恨的地步,但是,爱之深,责之
      难。遍体鳞伤也不舍的责备她一句话的小心翼翼委屈了自己。

      转身离开可以做的很潇洒,甚至意气风发,可是明明温柔着,深情着,灿烂
      着地微笑背后,有多少撕心裂肺的刻骨铭心。空洞的瞳孔,紧锁的眉头,无限落
      寞的背影昭示着爱情的众叛亲离。

      不知道那个混蛋说的时间是一把杀猪刀。但是在爱情的愚蠢之中,杀猪刀给
      我的却是毫无违和感的恰当。越是粗糙刀,越是能把脆弱敏感的心切割的支离破
      碎,血肉横飞。伤口中不断涌出的鲜红色的血液,妖异的让人毛骨悚然。用手紧
      紧的捂住流血的伤口,然而那抹深红,从指尖渗出,染红了双眸。无助的四处张
      望,挣扎着,呼喊着,嘶哑的声线滑落爱情的最后一声叹息。再次很俗气的用时
      光飞逝,岁月如歌形容。

      有个女子问我,一见钟情的欣喜若狂和日久生情的温情婉转,你会选那个?
      手足无措的说了很多,现在突然想到了一句话,或许算是最好的答案了:「对于
      世界来说,你是一个人,但是对于某个人来说,你就是整个世界。」

      把整个世界背在背上,也许就是我想过的最浪漫的爱情了。就算到现在,自
      己还是会止不住的自作多情,于是忧伤,失落。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此间是有多少的无奈和悲凉。

      可奈何我的贼心不死。
        

    推荐人妻

      合作伙伴